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齐越节稿件《小草在唱歌》

[复制链接]
来源:   admin 2018-7-31 17:16:32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字体:
游客,开通VIP会员查看文章内音频、视频内容

  风说:忘记她吧。我已用尘土,把罪恶埋葬;

  雨说:忘记她吧。我已用泪水,把耻辱洗光。

  是的,多少年了,谁还记得这里曾是刑场?

  行人的脚步,来来往往,谁还想起,他们的脚踩在一个女儿、一个母亲、一个为光明献身的战士的心上?

  只有小草不会忘记。

  因为那殷红的血,已经渗进土壤;

  因为那殷红的血,已经在花朵里放出清香。

  只有小草在歌唱。

  在没有星光的夜里,唱得那样凄凉;

  在烈日曝晒的正午,唱得那样悲壮。

  像要砸碎焦石的潮水,像要冲决堤岸的大江。

  正是需要光明的暗夜,阴风却吹灭了星光;

  正是需要呐喊的荒野,真理的嘴却被封上。

  黎明,一声枪响,在祖国遥远的东方,溅起一片血红的霞光。

  啊,年老的妈妈,四十多年的心血,就这样被残暴的泼在地上;

  啊,幼小的孩子,这样小小年纪,心灵上就刻下了终生难以愈合的创伤。

  我恨我自己,竟睡得那样死,

  像喝过魔鬼的迷魂汤,让辚辚囚车,碾过我僵死的心脏。

  我是军人,却不能挺身而出,像黄继光,用胸脯筑起一道铜墙。

  而让这颗罪恶的子弹,射穿祖国的希望,打进人民的胸膛。

  我惭愧我自己,我是共产党员,却不如小草,让她的血流进脉管,日里夜里,不停歌唱。

  虽然不是面对勾子军的大胡子连长,她却像刘胡兰一样坚强;

  虽然不是在渣滓洞的魔窟,她却像江竹筠一样悲壮。

  这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社会主义中国特殊的土壤里,成长起的英雄——丹娘!

  她是夜明珠,暗夜里,放射出灿烂的光芒;

  死,消灭不了她,她是太阳,离开了地平线,却闪耀在 天上。

  我们有八亿人民,我们有三千万党员,

  七尺汉子,伟岸得像松林一样,

  可是,当风暴袭来的时候,却是她,冲在前边,

  挺起柔嫩的肩膀,肩起民族大厦的栋梁。

  我曾满足于,月初,把党费准时交到小组长的手上;

  我曾满足于,党日,在小组会上滔滔不绝的汇报思想。

  我曾苦恼,我曾惆怅,

  专制下,吓破过胆子;风暴里,迷失过方向。

  如丝如缕的小草啊,你在骄傲的歌唱,

  感谢你用鞭子抽在我的心上,让我清醒,让我清醒,

  昏睡的生活,比死更可悲;愚昧的日子,比猪更肮脏。

  就这样。

  黎明,一声枪响,她倒下去了,倒在生她养她的祖国大地上。

  她的琴呢?那把她奏出过欢乐,奏出过爱情的琴呢?莫非就此成了绝响?

  她的笔呢?那支写过檄文,写过诗歌的笔呢?战士,不能没有刀枪。

  我敢说:她不想死。

  她有母亲,风烛残年,受不了这多悲伤;

  她有孩子,花蕾刚绽,怎能落上寒霜;

  她是战士,敌人如此猖狂,怎能把眼合上。

  我敢说,她没有想到会死。

  不是有宪法吗?民主,有明文规定的保障;

  不是有**吗?共产党员应多想一想。

  就像小溪流出山涧,就像种子钻出地面,

  发现真理,坚持真理,本来就该这样。

  可是,她却被枪杀了,倒在生她养她的母亲身旁。

  法律啊,怎么变得这样苍白,苍白的像废纸一方;

  正义啊,怎么变得这样软弱,软弱得无处伸张。

  只有小草变得坚强,托着她的身躯,抚着她的枪伤,

  把白的,红的花朵,插在她的胸前,日里夜里,风中雨中,为她歌唱。

  这些人面豺狼,愚蠢而又疯狂。

  他们以为镇压,就会使宝座稳当;

  他们以为屠杀,就能扑灭反抗。

  岂不知烈士的血是火种,播出去,能够燃起四野火光。

  我敢说,如果正义得不到伸张,红日,就不会再升起在东方。

  我敢说,如果罪行得不到清算,地球,也会失去分量。

  残暴,注定了灭亡,注定了“四人帮”的下场。

  你看,从草地上走过来的是谁?

  油黑的短发,披着霞光;

  大大的眼睛,像星星一样明亮;

  甜甜的笑,谁看见都会永生印在心上。

  母亲呐,你的女儿回来了,她是水,钢刀砍不伤;

  孩子啊,你的妈妈回来了,她是光,黑暗难遮挡。

  死亡,不属于她,

  千秋万代,人们都会把她当作榜样。

  去拥抱她吧,她是大地的女儿,

  太阳,给了她光芒;

  山岗,给了她紧强;

  花草,给了她芳香。

  跟她在一起,就会看到希望和力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艺考助手APP
关注微信公众号,第一时间获取艺考资料与学习资讯!
回复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