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编导艺考生必看:《大红灯笼高高挂》影评及视听语言分析

[复制链接]
2018-08-19传媒艺考攻略

《大红灯笼高高挂》是张艺谋导演的代表作品,这部作品在国内外获得多项大奖。电影改编自苏童的小说《妻妾成群》,在继承和发扬原著的主旨和风格上,又贯穿了张艺谋独特的视觉效果和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


片名却叫《大红灯笼高高挂》,很显然从片名我们就能看出色彩的冲击,通过色彩来表达情绪,一部令人叹为观止的作品。




电影在锣鼓声音中渐渐淡出片名,中国传统的乐器,交代了此片中国背景。


女主人公颂莲是该影片的核心人物。



影片开始,长镜头加特写,表现巩俐饰演的颂莲的脸,“当小老婆就当小老婆,女人不就这么回事嘛”,开篇点题,点明这部电影想要表达和控诉的对象。



“嫁有钱人可是当小老婆”画外音,是颂莲母亲说的,我们需要注意,母亲并没有出现。就像整片的家长陈老爷,人物一直没有露出正面,电影这么处理,意在表明他们代表的是一种无形的压迫和隐形权威。



影片开头颂莲的特写,持续了一分多钟,直到她留下了眼泪,长镜头结束。背景音乐里结婚时的锣鼓声伴随着镜头切换。


这是全片独立的故事,也是整个故事的基调。


人物表情冷漠,泪水渐渐滑落,而背景音乐却渐渐响起,预示了人物的悲剧命运。

第一场是颂莲(巩俐饰演)坐在家中说话的镜头,交代了嫁人做小老婆的背景。


影片第一个章节是“夏”。



青春片中故事很多发生在夏天,如《阳光灿烂的日子》,“盛夏”代表着美好,一种涉世未深的美好。这是一开始的颂莲。



结婚的锣鼓声,背后的马车,原来不是颂莲的,颂莲是做小老婆的,只有自己一个人提着行李箱走过去送给老爷。


白衣服、黑裙子、双马尾:民国“新女性”的服饰。民国新女性面对封建旧社会的压迫,这是电影给我们的第一个提示。


还有此处的外景和夏天的树叶。接下来就要进入陈府,基本没有外景了,也没有绿叶了。

接下来整个影片的拍摄环境非常单一,就是陈家的大宅院,但是拍摄环境的单一并没有埋没了这部影片细腻的情感以及所要表达的思想。


第二场是接亲,穿着女大学生校服的颂莲与迎亲队背道而走表明她与封建礼教的格格不入。



影片经常定格在一处,然后不断演绎着不同,比如这幅画面,这是颂莲第一次抬头,也是最后一次。


灰暗单调的宅院与后面赤红的灯笼形成极大地视觉冲击,张艺谋不愧是用镜头说故事的好手。



管家出来了,颂莲站在地上,这是一个很深的隐喻。后面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在这个院里人算什么东西,像狗像猫像耗子,唯独就是不像个人。”而这四方庭院用的就是“囚”的隐喻。


第一个女性角色出现,嚣张的丫鬟,冲突也随之而来。



第三场入陈府,遇见的丫头燕儿(想做太太)与颂莲的矛盾埋下伏笔。


第一次出现红灯笼,第一次提出红灯笼。



管家名字“陈百顺”:男人的角色,百依百顺。



红色是张艺谋最常用的颜色,红色代表着生机、欲望、血色、生命等等,是一种表意最丰富的色彩。


大红灯笼这个中国传统的象征物体,暗喻了一种控制人性的力量。“高高挂”代表了权力人物高高在上,一种存在。这也是将苏童小说《妻妾成群》改为此片名的缘故吧。


第四场直入主题:点灯笼。庄重如同仪式,整个场面静的只有在老建筑上举、抬、挂灯笼发出的声响,捶脚的妈子进来伺候颂莲,空荡的庭院里捶脚、挂灯笼的声音揉在一起,许多镜头来回切换,捶脚、挂灯笼共同组建了这场仪式。



本片最具特色的音响运用是那锵锵的敲脚声,这个敲脚暗示着性欲,声音表达一种性暗示,一种性压抑的暗示。


老爷终于登场,就像母亲一样,老爷一直没有露出正面,此时红色正浓,让观众感到更加压抑。



为什么没有正面?他不只具象的某一个人,他代表的是成千上万的老爷,一种符号。另外,这是颂莲第一次把衣服给换了。


接下来的这两组色彩对比,极为强烈。浓烈的光线,强烈的压抑,给人一种想要冲出牢笼的感受。



“三太太病了”,第一次冲突。这是试探自己在老爷面前的影响力,也是给颂莲下马威。



独自起身,颂莲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光线昏暗,色彩亮丽。她在沉思。



她的身份,这样一个新时代女性,也要卷入传统的勾心斗角中吗?


次日清晨,管家敲开颂莲的门,领她去拜见几位太太。这时的颂莲衣服又换了。



民国女学生装换成旗袍,代表对身份的认同感。



接下来用长镜头表现颂莲由管家带领着去见大太太、二太太、分配丫鬟、吃早饭、见三太太的过程,这组长镜头,一气呵成,画面纵深,刻意表达缓慢、沉闷,陈府环境的“幽深”,给人一种宁静却无奈、压抑的感受。到这个陈府的俯视镜头,镜头终于切换。



太太们的身影是模糊的,灯笼明亮。因为在灯笼面前她们不是“人”。她们是在这四方庭院里的 “囚”。



四院点灯后,一组镜头表现三个太太的不同:大太太不露声色转身离去,二太太面露微笑然后走开,三太太直截了当甩了袖子。



这种勾心斗角和人物性格的命运已经做了暗示。


“点灯捶脚,你觉出点意思了吧?再过几天,你就更离不了啦。”这是老爷和颂莲说的话。



点灯捶脚:权威、性欲(欲望)。暗示颂莲将会慢慢适应环境,融入那个封建大家庭了。



争风吃醋,证明颂莲已经融入。由将会融入到已经融入,距离就这么短。对地位的在乎,也代表对身份的认同。老爷最终没去,算作奖赏。


镜头切到大清早,有人在唱戏。



值得一提的是,影片的时间背景要么在清晨,要么在傍晚、夜里。清晨的寒冷及冷色,夜里的沉闷与黑暗,都是一种表意。


唱戏,交代三太太的身份和她的背景。



长镜头表现颂莲来寻三太太。那黯淡的蓝光中,一点红。



三院点灯。


又是一组镜头表现几位太太的反应:三太太特地看向颂莲。二太太这次也望向颂莲。




颂莲淡定、失望。有趣的是她背后的丫鬟,最后一个镜头也留给丫鬟。也为后面的情节丫鬟上位,做铺垫。



大太太——认命;二太太——极端;三太太——倔强;颂莲——同化;雁儿——男权主义下的完美产物。


画面里没有大太太,而是很快切换到了这个画面。



画面慢慢往上移,你看到的是颂莲的脚在不停磨蹭,脸上露出渴望的表情。



一种性欲(欲望)的表达。


这时声音传来的是三院的捶脚声。


又是清早,三太太和老爷在唱戏,颂莲一个人又在院子里走。



走到了一个上了锁的门前头。一个“锁”的特写,注意“锁”的含义与象征。里面藏着不可告人的东西。


这时,二太太的戏出现,终于找到了机会,她需要的是一个人来制衡三太太。



一句“心里不痛快了吧”,就把颂莲“拉”了过去。



聊天中解决了颂莲的疑惑,屋子里究竟是什么。



座位、镜头的变动,代表权势、地位的变动,身份的变动。

古朴的深宅大院呈工整肃穆的姿态屹立,厅房中的画像、牌位无不显示祖宗家法的威严与影响深远。一个封建家族由此建构,生于男权与封建夹缝中的女人在深深庭院是寂寞压抑的,张艺谋将灯笼(小说中原本没有的)的光赋予这里一丝希望。


家族兴旺谐和,其阴阳互补自然不可少。祖宗家法赋予了老爷无上的权利,但阳刚有得阴柔辅佐才能相得益彰。灯笼便是男权给予女性的一丁点儿权。



四房中哪房点亮灯笼,哪房的女主人就可以点菜,捶脚,府里上下也唯命是从。四位太太也在见证点灯,灭灯,点长明灯(表示怀孕),封灯,毁灯的种种仪式与规矩中了解自身的处境与觅求身份认可(像人,或像女主人)。



灯笼成了女性对权力的争斗,而争取的多少全权取决于老爷今日在谁家留夜,这样的荒谬如同飞蛾扑上了灯笼。


颂莲把笛子拿出来的画面。



这和原著完全不符合,也是改编的地方,原著是箫。


当观众在为颂莲如何才能扳倒三太太忧愁时,她看到了下面的一幕。



夏季段落结束。



简单的一个开头充满了张艺谋的符号美学,整个场面尤其是陈府内部都是简洁却不失古朴的,更好的承载了灯笼这样的主题符号。尤其第四场点灯笼段落,镜头中无论是从听觉还是观感都与灯笼相关,这样的鲜明主题渗透到整部电影里面,将灯笼(而非道具)更为实体化的强调其内核与象征。



秋,来了。



初涉人世的颂莲也成熟了,变成了心思深沉的秋天。



一开始,人物关系就剑拔弩张。


颂莲要在四院吃饭,老爷答应了。这一恩宠让三个女人心中自有想法:蛮横的三太太、面子上和和气气的二太太。



虽然大太太不露声色,但彼此之间自然五味杂陈。

大太太由此引出另外一个重要人物:她的儿子。



这时笛子出现了,有人说笛子也有“嫡子”的寓意。


在四季无春的陈府之中,少爷飞蒲与颂莲笛声传情的段落是唯一的一处温情。


颂莲遇到穿红衣服的大儿子,一种新生命。


飞蒲吹着笛,颂莲看着飞蒲。



颂莲看着眼前的飞蒲,近景到特写,表现颂莲内心秋波荡漾。



颂莲的“心”看飞蒲更近了一步。


飞蒲回头,看见颂莲(笛声停)。



颂莲马上避开目光,青春的沉湎又回到了姨太太。



两人聊天,飞蒲追问,颂莲沉默。大太太让飞蒲下来。



颂莲不舍的眼神。



主观镜头,颂莲看着飞蒲离去。



(笛声起)远景,二人离去,慢慢回头。



颂莲眼中的飞蒲只有那么远。



飞蒲眼中的颂莲这么近。



远景,飞蒲先离去。



颂莲继续守在原地目送,象征在这份暧昧中颂莲处于主动。



这组镜头用情至深,镜头精准的表现了青年人的无可奈何的爱情。爱情本来如同朝阳,有激情和期待,然后此片背景设在了黄昏。当在日落时来临时,不免令人感到同情与叹惋。


颂莲听了,似乎了动了心,也想吹笛子,于是问了丫鬟,故事又一个小高潮。



原来,丫鬟自己在屋里偷偷点起灯笼。


到这里我们终于明白,为什么刚一进府时,丫鬟就对颂莲没有好脸色。


颂莲却又发现了另一件东西——



颂莲在这一刻终于明白,二太太对她的好,不过是一种利用。



想好活得更好,只能靠自己成全。


这是初秋。初秋的颂莲,还有着夏天的暴躁。


复仇情节。



复仇展现的是人性的扭曲。颂莲已经变了。


为了哄二太太,老爷后来多去了二院几次。


这时我们又看到色彩、声音的强烈对比。



颂莲彻底变了,想到了一个自古惯用的伎俩:假怀孕。



故事发生到这里,戛然而止。



此时的颂莲已接受深宅大院的规矩,由不争到争的改变,人性完全扭曲。


时间也到了深秋。


转眼进入到了寒冷的冬天。



极尽恩宠,简简单单的对比,就把整个故事给凸了出来。



东窗事发,丫鬟终于发现了真相:经血。



剧情急转直下,故事结局:封灯。



本片故事极其简单,俗套。但是影片展现的主要不在于故事,而是导演艺术手法的运用。

通过艺术要呈现的是它发生的土壤,是在过去的环境中,那个压抑的价值观下面的故事。


封灯之后,丫鬟也被颂莲揭发。转而欺负向更弱小的人。



国民劣根性再次呈现。


这是一出悲剧。



也许只有死了,才能是“人”。


还有一种情况下,才能是“人”:喝醉酒。



喝酒时陪伴她的是大少爷。


初见大少爷穿的是红衣服,这时服装又变了。


衣服的色彩代表她的心情,这也是全片的心情,在后来的雪地里同样有体现。



醉酒的人,已经完全不是人了,带来另一个结局:乱说话又导致死人。



三院封灯,雪景。大雪皑皑。雪不是白的,而是蓝色的。


大雪里的颂莲,终于看到那扇门打开了。


她终于知道,无论那扇门她进去不进去,都是她的归宿。


囚禁。



终于,在这个寒冬的最后时刻,颂莲疯了。


反而,全片到了色彩最浓烈的一处。


第二年,夏。



影片尾声,迎娶五太太。


周而复始,没有改变。五太太的结局也不会改变。


全片唯一没有的季节:春。


编导艺考生必看:《大红灯笼高高挂》影评及视听语言分析 - 艺考网 - 2817.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复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