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光的那点魅力

[复制链接]
来源:   辣评社 2019-4-26 22:37:21 [显示全部楼层]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字体:
2019-04-26辣评社

选题:光的那点魅力

案例:《阳光灿烂的日子》《至暗时刻》

主持人:辣黍黍

参与人员:南岛电影小组(辣黍黍、老李、阿树、黎明扎尔、小红)

本文共8900余字,谨慎阅读,若能看完,收获定丰

1

观点陈述

主持人:请大家依次发言,并列举相关资料。

//
小红
//

《阳光灿烂的日子》

1.  影片背景处于文革时期,本是极具政治色彩的年代和灰色的生活,导演却运用大量的暖光与柔光来对生活进行写实,这其实也是对于记忆,温暖,伤害的真实刻画。

开头拍摄毛主席雕像时使用侧光,使得雕塑更具立体感,突出毛主席伟人领袖的地位。这也是影片极具政治符号的表象之一。

2.   马小军来到米兰家楼道时影片运用了交叉的顶光,进入米兰家后布光变成了强烈的光照,投射于马小军面部的主光直接而且均匀。这里可以理解为马小军来到米兰家的楼道象征寻找“爱情”的过程,用忽明忽暗的光线代表他波动的内心环境,向往青春期的爱情。进入米兰家以后马小军的面部光变亮,可以理解为他对于青春期的性与爱找到了可以放置、幻想的对象。

3.   在马小军跟随米兰洗完头进入屋内时,导演使用自然光和过度曝光的叠加,模糊了两人的轮廓,将两人置于宛如梦中的环境,拉上窗帘后,两人开始交流看过的书,这就代表了由梦至现实的过渡,两人的关系也由虚无进入了真实。


5.《阳光》在刻画主角马小军时大多使用顶光,突出他作为故事自述者的主体地位,而在刻画米兰时,加入了柔和的面部光,以及轮廓光的包围,来突出马小军眼中米兰的美好与模糊,犹如在梦中一般迷离。

《至暗时刻》

1.   丘吉尔在下议院演讲时的布光,顶光将议员分成了明暗两部分,尤为突出的是把议员两者反对与赞成的意愿表现出来。第二场演讲时顶光从画面右上方打下来,聚焦于正在演讲的丘吉尔身上,突出他个人孤身奋战的形象。影片结尾丘吉尔在下议院演讲,顶光只聚焦于他一个人身上,将他演讲鼓励人心且获得议员支持的现状描绘出来,同样也隐喻着英国即将走向光明的局势。

2.   丘吉尔第一次出现在电影里时,通过点燃烟的火光给面部补了光线,而后窗帘打开光线进入,将丘吉尔整个人的轮廓刻画清晰,整个过程充斥着神秘的感觉。

3.   在丘吉尔面对全国人民进行广播时,导演利用血红色的灯光营造出逼仄紧张的氛围,与丘吉尔感同身受,体会暗涌着的危险与动荡的局势。

4.   丘吉尔在会见国王时,摄影师运用窗帘的间隙来捕捉更强烈的光线,以此来突出两人的隔阂与对立的尴尬,萦绕紧张压抑的氛围。

5.   影片在刻画丘吉尔时,大部分都是从黑暗走向光明。这既符合影片主题,从黑暗走向光明的姿态,也突出丘吉尔在明暗交界处的作用。

//
黎明扎尔
//

《至暗时刻》的光影关系

1、暗示时代背景、突出主角

影片对光影的夸张表现贯穿全片,大面积的黑暗暗示二战时期德国给欧洲带来的灾难,而阴影中的强光则暗示丘吉尔给英国人民带来的绝不认输的勇气.最明显的就是女秘书第一次见到丘吉尔也是丘吉尔第一次在电影中出现时通过火柴和窗帘呈现的的表现光。

这部电影所有带阴影的镜头中必然会有光出现,而那束光往往都和丘吉尔有关,黑暗永远不会一直延续。而有趣的一点是,镜头一开始指向英国民众的时候,导演并没有像想象的一样用大面积的阴影,而是用再现光效来表现当时的大部分领导层其实都没有意识到民众的热烈情绪,也为后来丘吉尔受到地铁上众人抗敌决心的影响,从而鼓舞英国人民做了铺垫。

2、强化人物情绪

影片利用光影关系来打造很多画面强烈的仪式感,如乔治六世国王宣布丘吉尔成为首相时两束光从窗外分别罩住丘吉尔和国王,丘吉尔亲吻国王手背时的强光,丘吉尔影响了历史的那次慷慨的演讲过后走出会议厅时的光与剪影等等。

另外,人物的情绪发生强烈起伏时光影也会有明显变化,如丘吉尔决定让加莱的三十步兵旅掩护主力部队时整个画面呈现浓烈的暗色,以此表现这个决定的冷酷;丘吉尔决定宣战却得不到内阁任何一个人的支持时整个画面呈现灰色,以此表现丘吉尔内心的挣扎与自我怀疑。

《阳光灿烂的日子》

光是作为全片的基础视听元素出现的。那种永远暖色调有时又刺眼的光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所以就像《霸王别姬》一样,导演就是用这种光来营造出一个新的时空。而片中发生的故事也的确是马小军自己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的回忆,而这在片子最后体现得最为明显,一切不过是在马小军在青春期欲望与自尊驱使下现实与梦境的结合,人为的炫光不仅代表着燃烧的欲望,更是将整个看似不合理的故事在构建的时空中变得合理,大致就是用光来表现青春期欲望的冲动和迷茫。冲动体现在米兰出现时;迷茫体现在马小军在屋顶上走的时候大量的曝光。

//
阿树
//

今天没做多少准备,《阳光灿烂的日子》最突出的就是自然光的运用,整体的氛围是一个黑暗和压抑的时代。刚开始,马小军在窗户旁边偷看小小姑娘跳舞的那个镜头,尝试了一个用暖色的色调去刻画。

那个时候是一个闹革命的状态,但这群小孩儿并没有感受到那种压抑,一个梦幻又真实的表达。主要以高调为主,然后用自然光衬托了年轻人的一种激情。在高光的处理上并不仅仅是高光,还用了一些白柔,并不是后期去调的。

另一个方面呢,它要表达的主题,比如说米兰的身体,比如说游泳池,都用了大量的梦幻的表达。比如说泳池的高光,把米兰的身体和轮廓勾勒的很清晰,阳光洒在她的头发上、身体上,让米兰这个人物就闪烁在马小军的回忆里。不仅梦幻,而且对于马小军来说,她也是神圣的,激起了马小军对女性的幻想。

《阳光》用了一些曝光过度的处理,会给观众带来一种直观的失常感,比如说马小军趴窗户上偷窥,包括他在家里吹气球那一场,包括游泳池里的场景等,这种过度的曝光,大多运用在马小军和米兰的交往过程中,故意让这个过程变得不真实,以至于后来种种的回忆都变成了一种模糊的梦境。

比如说米兰找到马小军的时候,是很强的一个自然光,从窗外照进来,摄影师采用向右曝光的方法,用大量的逆光去勾勒米兰身体的轮廓,产生出梦幻般的感觉。阳光撒在米兰的头发上、身体上。

这样的一个女生,对于马小军来说是神圣的,满足了一个躁动的少年对女性的幻想。米兰与马小军面对面坐着,中间隔着扇窗户,这个时候是电影曝光最强的一个部分,几乎看不到两边的轮廓,就是一个典型的曝光过渡的处理,已经超越了一种极致了,不再是现实的表达了。当他拉上窗帘的时候,画面把我们带入了一个私密的空间,就如果说这个曝光提供的是梦,拉上窗帘之后,这个空间就让两个人的关系一点点的走向真实。

然后电影里用了很多的聚光灯,比如说米兰和刘忆苦跳舞的时候,就是用了聚光灯打光。聚光灯就是一种舞台化、戏剧化感觉,因为只有在一些舞台去的时候,明显姜文很多时候都是戏剧化的一些表达。

《至暗时刻》我没有做太多的了解,也只是看了一遍,我觉得电影对明暗光比控制非常巧妙。光比大概到了8:1的效果,有一些场景,光比很大,丘吉尔这个人物,他的性格是很多面性的,正反两极都很明显。这个老头,他有他的欲望,也有他好的一面,通过一种大光比的效果把人物的明暗对比做的很明确,采用一种戏剧化的大光比去塑造人物。

//
辣黍黍
//

我们选的这两个片子,其实挺有意思,一个是《至暗时刻》一个是《阳光灿烂的日子》,其实对比性还是挺强的。简单来说,我个人感觉这两部片子的用光应该说方法是大相径庭的。当然也有一个很重要的相同之处,就是自然光的处理和使用。这两部片子都大量的去运用自然光这一点儿,我觉得特别优异,它用大量的自然光还能控制的这么好。

另外一点,在自然光的运营方面,小小的一个区别就是《至暗时刻》其实是混合光源更多。虽然大量运用自然光,但是它的混合光源用的是非常典型的,就是在阳光的基础上,往往能够看到布置的室内灯光。当然,这个室内的灯光也是依据镜头的内容来呈现。

而《阳光灿烂的日子》呢,个人感觉就是它虽然大量的在使用自然光,但是事实上,在自然光的背后有人工处理过的痕迹,但是不容易被人发现,所以就造成了这样的一种介乎于真实和梦幻之间的一种蒙昧之态。

另外就是在影调上两部影片的区别是非常大的。《至暗时刻》是典型的硬调处理,《阳光灿烂》还是典型的软调处理,高调处理。所以说这两个片子在塑造人物方面以表意方面也都会有很大的不同。

《至暗时刻》更加倾向于写实,而《阳光灿烂》是更加倾向于写意的。所以这也是两者在灯光这一方面不同的调性吧。

我们先看《阳光灿烂》的这个镜头,你看到它是很典型的在使用窗外的自然光,但是你会发现,它明亮的部分和阴暗的部分两者之间的对比并没有那么强烈。这样的话,就产生了一个问题,就是怎么做到那么强烈的阳光而产生的明暗对比还不是那么强烈呢?

虽然刚才树浩(阿树)说到《阳光灿烂》使用了很多过曝的手法,调高了曝光量。当然,这一部分也有,但是我个人感觉更多的一些方法可能是人为的处理了自然光所形成的明暗的强烈对比,或者说人为的处理了对比度。

如果说过曝一点的话,那会出现一个情况:虽然也能达到高调,但是它还是会出现曝光不准确的问题,但是你看刚才的这个镜头,曝光其实是控制的非常准确的。

但是按照道理来讲,这么强烈的自然光下,不应该出现这么高的调子的,而应该是出现很典型的硬调才对,所以你看《至暗时刻》,它就是很典型的自然光透过窗户,照射到国王身上形成的这种强烈的硬调,明暗对比非常的鲜明。

所以我感觉在《阳光灿烂的日子》中,布光的时候,除了自然光之外,肯定是用了柔光板或者是说柔光布,对自然光进行了处理,否则的话,从技术的角度上,应该很难实现这么自然的明暗过渡。而且呢,整体上曝光又控制的比较准确,对比度还比较低。

再说《至暗时刻》,拿这个镜头来说就是典型的混合光:窗外是自然光,室内的又加了昏黄的台灯这个光源。所以说你看《至暗时刻》,我一直发现这个问题,它绝大多数在室内自然呈现的人工光都是利用了台灯啊或者是说这个自然的人工光照明。就是原本就应该出现在镜头当中的人工光的照明。这些人工光大多数都采用了色温偏暖一点的光线,而自然光则是正常的色温。

所以就整个画面来讲,你会发现,它有两个亮点:第一个亮点就是自然光所形成的人物的明暗的对比,另外一个亮点就是人工光的布置反而也会成为吸引观众的一个部分。在我们看这个画面的时候就会发现除了人物身上的这种明暗对比强烈的这种典型的硬调处理,我们还会注意到镜头里环境的处理。

所以说,按照通常的摄影方法来说,很多时候需要做减法,但是在《至暗时刻》这个片子里面,你既可以看到减法也可以看到所谓的加法。这些镜头就是典型的加法。

你再看下面这两个镜头。这两个镜头就是典型的减法,而且我觉得这个构图的处理以及它在光线上的处理让人物本来是在一个比较大空间,但是周围都是暗的,只有中间的一小部分是被照亮,所以人物是被黑暗包裹的,这样的一种感觉是非常非常强烈的。所以这两个镜头我觉得很强烈的体现出什么叫“至暗时刻”。

第一个镜头是丘吉尔在给美国总统打电话求救的时候,他没有任何办法了,只能求救于他人,委屈八八的可怜兮兮的去求救美国。

第二镜头就是他在坐电梯的时候。每次在电梯里面都是用这样的一种处理,所以周围全部都是黑暗的包裹,电梯里面狭小的空间,只有他自己在那儿,形成了人物强烈的孤单感,被黑暗包围的感觉。

再说一种光线的处理,就是逆光。其实这两个片子都大量的运用了逆光。《阳光灿烂》自然就不用说了,我们可以很明显的看到逆光的手法。

《至暗时刻》里面其实也用了很多逆光。

它的逆光处理基本上可以表现为两种风格,或者说呈现出来两种比较典型的作用。

比如说这两个镜头,你会看到逆光的光源都很强烈,人物的轮廓是很清晰的。除了轮廓之外,但是你还可以看清人物的面部表情,这种逆光,就是为人物服务的,把人物呈现出来的信息更丰富化,整个画面也会变得更加漂亮。

另外一种逆光的作用就很符号化了。《阳光》其实也有很多符号化的表达,《至暗时刻》也是有很多这种符号化的表达。

《阳光灿烂》的摄影师又是顾长卫,顾长卫又是一个典型的善于用逆光摄影师。所以说你看《阳光灿烂》,它里面大量的逆光所呈现出来的梦幻的感觉也都是非常强烈的。

我最后说一下,两部电影对于女性人物的处理,刚才大家也都提到过。《阳光灿烂的日子》对米兰的光线处理是非常唯美的。《至暗时刻》里面的女性的角色并不多,主要就是丘吉尔的夫人还有他的打字员。

虽然《至暗时刻》是一个好莱坞电影,但是它的用光是非常不典型好莱坞的。它没有很明确的或者说很强烈的主光、副光还有轮廓光的感觉,比如说上面第一个画面,主光就是打在人物面部的光线,是打的一个四分之三的侧光,或者说前侧光、45度侧光。

另外就是轮廓光,这个左肩膀的轮廓光和人物左边的头发的轮廓是非常强烈的,另外后面的台灯又形成了另外一个轮廓光。所以两边两个轮廓光,然后侧面一个主光这样打过来,而不是像原来传统主光、副光、轮廓光这样一种典型的好莱坞式三点布光。

第二个镜头也就只有两种光源,一个是主光,就是从水平方向或者是说稍微偏下一点的方向,人物的右半边脸被照亮,另外一个光线就是头顶上一个小小的轮廓光,甚至这个轮廓光都没有落到肩膀上,但是勾勒出来的人物依然是非常漂亮的。

我把这《至暗时刻》里所有演讲的场景,都做了截图。一开始工党在反对张伯伦的时候,是从左边打向右边的强侧光,张伯伦是在左边,是处在黑暗当中的,而工党处在被光线照射到的这一部分。

到了丘吉尔上台之后,所有在议会大厅场景里打的光都是从右边打向左边的。这个光线的处理就太明显了,张伯伦担任首相的时候,光线不打他那儿,同样的位置,丘吉尔担任首相之后,光线就打过去了,这就是自带光环啊!

另外我觉得很多电影都是这样处理,就是在光线的运用方面很多时候其实是人为的有目的的来营造出一些内容,但是还往往不容易被人发现,能够很好的融合到镜头当中,不管是自然光也好还是人工光也好,观众接受起来是非常自然的,我觉得这是一个灯光师基本的水准。好了,我要说的就是这些。

//
老李
//

这两部电影给我完全不一样的感觉,虽然说《至暗时刻》是好莱坞电影,但它的打光非常的反常,比较反好莱坞的常规我觉得。与《阳光》相比,《至暗时刻》光线的使用非常严谨,电影从头到尾它都是围绕着“至暗时刻”这个主题来做的。

注意的一点就是拍丘吉尔的时候,丘吉尔的第一个镜头就是在黑暗中,管家拉开窗帘之后,丘吉尔的卧室就明亮了,就会感觉他是带给英国或者说全欧洲光明的一个人物。

然后丘吉尔的妻子坐在床上的时候,她处在一个非常明亮的光区,就会感觉是丘吉尔的妻子其实给了他非常强大的精神支持。

还有就是红色的那个地方,丘吉尔进行广播站演讲的时候,我觉得那个广播室的红灯照度不应该是这么这么大的一个范围,但是影片把它去扩张到这么大的范围,就是给人一种非常紧迫、危急的感觉。

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虽然是看起来很写意,很粗糙,但其实是粗中有细,在一些细节方面就是体现出来它的严谨,又给人一种很自由的态度。

除了那个窗外光源的直射,还有很多室外的、大中午拍的镜头。我感觉有很多地方是除了直射光之外有一个补光,因为直射光照进来的时候人物不是半明半暗的,而是一边非常明亮,然后另一边也比较明亮,我觉得在对面可能有一个补光的光源。

然后除了直射光的铺天盖地,还有他们跳舞的情节中对光源的那种细腻运用。米兰跳到个窗户的前面,窗外的光是冷色调的,但是仓库里面所有的光源都是暖色调的,包括电灯和蜡烛之类,所以米兰是独立于马小军他们那个空间形成了自己另外一个空间。

这时候马小军看到他心爱的女孩儿和别的男孩一起跳舞,他的情绪是比较晦暗不明的,所以采用了阴阳脸的这种表现。

两部电影的不同影调带来了完全相反的感觉。

2

自由讨论

辣叔叔:我刚才在想一个问题,就是王家卫拍电影没有分镜啊,我佩服的不是他没有分镜,我佩服的是没有分镜但灯光是怎么打到位的,而且还能打出风格了。

你想他没有分镜,也就没有调度,演员可以自由表演,有一个大体的限定的范围可以自由发挥,但是那灯光呢?演员走位可以自己玩,摄影师也还可以自己玩儿,但你灯光怎么玩儿?灯光不是移动的呀,灯光不是说我这个角度拍不行,我随便哪一个机位,至少可以保证一个机位拍出来的效果是合理的,但是灯光不可能是这样玩啊,对吧,那怎么办?

固定的场景,固定的走位还好,如果说一旦发生调度的话,那整个灯光真的是很难很难做到位的。所以为什么他只能是短镜头,只能是MV式的拼凑,不拼凑不行啊!

王家卫像

阿树:现在也有很多人学王家卫不写分镜,基础都还没打好,那就意味着你拍摄的时候,如果这一条拍的不能用,你后期就再也没有镜头可以用了。上次拍摄就出现这个问题,如果你不写分镜,你现场发挥,那就只能是第一耽误时间,第二就是容易按经验干活,按经验干活就完犊子了。

我上次做了个光,真太难了,机器5D4不够,感光开到1280,满屏的噪点。晚上的戏,外面冷光根本不够亮,钨丝灯只能是室内,要营造自然的感觉,我现在突然发现没有灯是太难了。越是差机器越吃光。

辣叔叔:树浩(阿树)实践经验比较多,你可以说一说你觉得布光的难点在哪里?

阿树:打好打,难点就是很难遮,三分打七分遮,所有的光源,主光源、侧光、逆光你做好了,但是这个时候你怎么去模拟出自然光从窗户里打出来的效果,那你得去遮啊,就得用黑旗和柔光布去遮。

辣叔叔:在电影这个行里可以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阿树:嗯,还有就是你怎么去做这个氛围,你比如说下面我拍的这个镜头,演员坐在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这个光应该怎么做?打在男演员脸上的光就不是客厅的灯了,应该是这个电视机屏幕的光,但是电视机的屏幕不够亮,那怎么办呢?只能是做一个模拟电视屏幕的光,你高了不行,观众看着假,低了也不行,这个时候就很考验技术了。后面大概隔了一米,那边就是客厅,客厅那个光应该怎么设计?后面应该给演员打个背景光,那你还得有一个光又自然又又不能特突兀,从哪儿来这个光,你得给他勾一下背吧,餐厅的光只能照到餐桌上,那你怎么去打了个光。

阿树:你比如说我们打这个光,我劝导演,我说白天这个光我不好做,因为白天我没有那么多灯,没有灯的话外面只能用自然光。自然光根本出不来效果,自然光又不是特强,外面打光的话你室内又不能把光比做好。

我说留着晚上拍,晚上的话,虽然灯少,但是你能把这个氛围做出来,我觉得晚上的夜景不难打灯,最难的就是白天怎么打灯。室内白天那个灯真是太难打了,无法控制。拍的时候,这边还不错,你换个机位那边,我靠曝没了。你这个东西怎么整?

还有你看最后一张图,这次拍摄是模拟一个超现实效果,冰箱里面需要一个蓝光,那我用那个CTB就那个蓝纸。包了一个小灯棒在里面,发出幽蓝的光。然后轨道推过去,但是外面的灯没法整。外面的光打到冰箱上冰箱反光,特别假。而且不能做的太过分,因为场景是一个走廊,走廊那个灯是哪里来的?只能是射灯。那摄像怎么办?没有办法,最后就只能最原始的办法——朝天直接打了。反射出来,就还自然一点。

辣叔叔:所以简单来说,布光的第一点应该是要做到自然,合理,能够自然的还原真实的场景,应该有的需要加强,有的需要减弱,又打又遮这样一个感觉。

 另外一个就是你怎么在这种自然合理的基础上还能呈现出风格。因为影调非常容易体现出电影的风格。一部电影从头到尾看完之后整个的画面和情绪上只有光和色给人留下最直观的印象。所以光线就特别重要,因为很多时候光线从色彩而来。

所以既能自然合理,又能呈现出风格,起码是电影所要追求的风格,这就更难了。    

大家看一下这个小何(阿树)发的这个镜头。你们觉得这这个镜头里面会有几种光或者是这些光都是怎么打的?

阿树:机器拍出来和肉眼看到的有明显的区别。按理说楼梯应该黑死了,光比很大。所以我又把楼梯搞了一下。

老李:就看出来这两个,窗户好大啊。

阿树:我没有那么大的柔光布。索性窗帘有两层,一层是白纱。就正好用窗帘来遮光了。

黎明扎尔:节约经费了哈哈。

小红:乍一看真的看不出来。

辣叔叔:我画的这个不一定对,一会看阿树验证吧。那么大光比,然后整体上还能呈现出来比较自然的的效果的话,肯定是在这个窗户上下功夫了,或者是用半透光的这个窗帘,做一个遮挡,这样还能呈现出窗户的轮廓。最长的那个箭头就是自然光从窗户打过来的那个箭头。

然后右边这个墙上就很明显的看到这个痕迹了,打了一个轮廓的小暖光,然后我个人感觉是稍微有点偏暖了,打在女生的头发上,形成一个小轮廓。楼梯上面是很明显的,有一个应该是从上面打下来的一个光,但这个光照度比较低。

但是从镜头表达上来讲,我觉得这个楼梯上面的那个光几乎可以不用,没有太大必要。如果说这个楼梯那边暗下去的话,反而我觉得会更好一些,因为扶手本身的白色出来的反光就够形成一个轮廓了。

所以,从你这个镜头的感觉上来说,我不知道你是要表现这两个人的亲密关系呢,还是说看似亲密实际上是有一些内心的隔阂,或者是俩人并不是惺惺相惜的这种感觉。

阿树:对对,起哥(辣黍黍)估计是来现场了,起哥说的都差不多,还有一个光起哥没说到就是在顶上还有一个吊灯,那个灯是房间本身就有的,但我给他做了一个遮罩,就直接到桌子上了。然后楼梯那个确实是我灯不够了,真的不够了,这都是用到极致了。包括女生后背那个灯我是想做冷暖有一些对比在里面。但是呢也是因为灯太小了,做不了。然后从窗户那边过来的那一道光,第一是想它作为男生的逆光来用,然后再作为女生的一个副光来用的。就是因为光从那边过来之后,把女生的脸稍微再补一下,不会太暗,然后又突出了男生的一个轮廓。

辣叔叔:好开森,我竟然看出来了。

辣叔叔:因为你的背景分割画面太强烈。楼梯的扶手做了一个分割,然后墙又做了一个分割。所以这样的话两个人其实是各自在各自的一个空间,虽然是在一个房间里面,但是背景形成了这样一种感觉。我不知道我判断的对不对,或者说当初压根儿就没想去这么做,只是这么打出来了。

我画的那个从下面往上的那个箭头,左下角往右上角的那个箭头,我感觉是不是应该还有一个补光啊,就是因为我看到那个人物脸上的光线,整个皮肤的处理是太光滑了,就是很光滑的一种感觉,我不知道是不是还有一个往人物脸上的一个补光。

阿树:剧是什么呢,就是这个世界被塑料吞噬掉了。从家庭的吃饭开始,大家吃的是塑料,然后自己慢慢的变成塑料,然后食物变成塑料,然后他两个情侣就是很麻木的一种状态,就是两个人,他俩吃的是塑料,不是面,是用塑料做了一碗面,是真的吃这个塑料,当时两个演员也是牛逼,简直了。

辣叔叔:顶光是真没看出来,完全不明显,再加上桌面本来就是白的。

阿树:光比太大了,冲没了。

阿树:我灯光太弱了 我还得继续学。

辣叔叔:嗯,整体来说已经算比较不错了,就最起码很明显的看得出来,有很多想法了。

3

总结


//
主持人
//

本次讨论主要围绕光线在电影中的作用以及布光的种种问题展开。电影布光往往是难的,既要考虑布光的自然合理,又要形成与主题相关联的风格和影调;既要考虑自然光,又要顾忌室内的人工光;还有光的色温、软硬、光比等,以及各种不同功能的布光所形成的整体效果。

布光的难点又在于遮光,做加法容易,做减法难,要敢于打破好莱坞式的三点布光法则,形成独特的布光法。

布光是影视创作的重要造型手段,一定要有自己的想法才行。

4

互动

你能看出上图是怎样布光的吗?

可以用箭头画出光线方向,将图片发送后台,判断准确的童鞋,南岛电影小组邀请你参加拉片会哦~

 

下次讨论话题

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

推荐影片:《迷失东京》《今天爸妈不在家》《如晴天似雨天》《爱在黎明破晓前

-END-

文 | 南岛电影小组

整理 | 老李  编辑 | 辣黍黍

版权归南岛电影小组所有,辣评社整理发布

转载请联系辣评社授权

光的那点魅力 - 艺考网 - 3378.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复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