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大红灯笼高高挂》影评——奴是柳絮随风扬

[复制链接]
来源:   辣评社 2019-4-26 22:57:18 [显示全部楼层]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字体:
2018-10-18辣评社

初入陈府是夏,麻花辫学生服,她是出淤泥而不染的水莲花,带着一抹不胜凉风的娇羞;欺瞒争宠是秋,摆脸色耍性子,她尚且不知道命运给予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沦落败露是冬,害人死自己疯,她凋零的心中是万丈寒渊,醒着长身而寂的荒凉。冬去夏来再无春,在这院里,人算个什么东西?女人,又算个什么东西?

▊ 故事梗概

大学刚读半年的颂莲(巩俐)因家中变故被母亲逼迫着嫁进陈家大院,成了老爷的第四房姨太。陈府的规矩,当老爷要到哪位姨太处过夜,该姨太房门前就会挂起一个大红灯笼。起初因为“新人”身份,年轻漂亮的颂莲得到老爷最多宠幸,但也因此卷入其它三位姨太太的明争暗斗之中,尤其被笑里藏刀的二姨太(曹翠芬)挤兑得叫苦不迭。因为涉世不深,生性反叛好强的颂莲急欲争一口气,假装怀孕又成老爷身边红人,不想计被丫鬟雁儿戳穿,落得封灯的下场,而三姨太(何赛飞)与陈府医生偷情被告发,在楼台的小屋中被害身亡,颂莲精神崩溃,成了疯子。然而第二年,陈府大院又迎来了第五位姨太……

▊ 获奖情况

第64届奥斯卡金像奖(1992)

最佳外语片(提名)

第48届威尼斯电影节(1991)

金狮奖(提名)  张艺谋

银狮奖 最佳影片  张艺谋

费比西奖(国际影评人联盟奖) 竞赛单元费比西奖  张艺谋

第46届英国电影学院奖(1993)

最佳非英语片  邱复生/张艺谋

第16届大众电影百花奖(1993)

最佳故事片

最佳女演员  巩俐

 辣评

摄影师出身的张艺谋,可谓是对电影色彩的表现已达到极致,他曾说:“我认为在电影视觉元素中,色彩是最能够唤起人情感波动的因素。”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确实做到了这一点,用满屏满目的红色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然而,这所谓喜庆大红的身后,实际是封建伦理礼教思想狰狞的血盆大口。

“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一页都写着“仁义道德”四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吃人。”

这部电影改编自苏童的小说《妻妾成群》,但是画面比文字来的更让人惊心动魄、叹为观止。无论男女,胖达我ball ball辣评社所有读者能去看看这位民国新女性的人生悲歌,顺便给张艺谋送上我的膝盖,灯笼挂上,陈府大院,是他主宰的世界。

身似浮云

陈府是男权主导封建社会下的缩影,张艺谋将中华文化几千年来封建糟粕都融入其中,把曾经女性的痛处扒开来血淋淋的给人看。尽管老爷在整部电影中都没有一个正面镜头,却是府中至高无上的存在,凌驾于人的意识之上,女人仆人,都是他身上随风飘摇的莬丝花,老爷喜欢,就能得到水分养料,老爷不喜,就只好枯萎死去。在这里,老爷就是“规矩”,“规矩”就是老爷,所有人都必须遵守。

就像鲁迅先生笔下所写的一样,《大红灯笼高高挂》从不吝于向人们展示封建礼教对女性的压迫,男尊女卑的思想始终贯穿其中,女性的个性完全被压制扭曲,这些在陈府后院的女人早就不能算人了,她们不过是这四方宅院里的囚犯,互相之间尔虞我诈,渴望着陈老爷从手缝里漏下的一点儿爱意宠幸。正是因为这样的环境,让颂莲这朵被拔出水让人拿在手里亵玩的莲花,从头到尾腐烂的彻彻底底。

心如飞絮

电影中随处可见的框式构图,一方面展示建筑四四方方的封闭式结构,另一方面使陈府看起来格外阔大,寥寥几个人使这个院子冷清空寂的可怕,姨太太们无事可做,就只好争风吃醋,等着老爷的垂青和红灯笼,等着自己变形的优越感被点燃,其丑态像几条路边饥肠辘辘的流浪狗,眼巴巴地瞅着那一点残羹剩饭并为此大打出手,简直令人作呕。

除此之外,多处运用的固定镜头和全景镜头表达几位太太之间波云诡异的关系,每个女性的身份,都代表着她们不同的欲望。大太太迷恋宗教,只追求青灯古佛,平衡制约几位太太,作为陈家老爷之外的第二位主子,对“规矩”言听计从,年老色衰只想凭借着原配太太的身份苟延残喘,了却此生。二太太菩萨面蛇蝎心,对着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对老爷的宠爱最为热切,自以为把所有人都玩弄于指尖之上,沾沾自喜。三太太看似跳脱于事态之外,实则被条条框框束缚的更狠,她为追求快活自在与医生偷情惹怒老爷,香消玉殒。四太太是悲剧的开端,本以为自己能坚守住心中仅存的光明,却在黑暗中沉沦,为了可笑的锤脚点菜欺上瞒下,自甘堕落。

气若游丝

大红灯笼作为整部影片的线索一直贯穿其中,点灯—灭灯—封灯,一个受过先进教育的新时代女性,在这一系列行为中失去了灵魂,成为行尸走肉,在权力面前俯首称臣。

这大院里一个个活生生的人,被折磨的失了人形,没了人样,其实何必追,仰人鼻息生存的女性,得到的一切都不过南柯长梦,梦里甘苦皆空。

在这院里,人算个什么东西?

像狗像猫像耗子,就是不像个人。

在这院里,女人算个什么东西?

身如柳絮随风飘,心似浮萍逐水流。

人贫心坚,怎奈欲望浊身;

仰望天空,然而身处沟渠。

原来这宅院里,进去的,从未出来过。


-END-

文 | 胖达

审核 | 胖小子   编辑 | 茹果

版权归胖达所有,辣评社整理发布,

转载请联系辣评社授

《大红灯笼高高挂》影评——奴是柳絮随风扬 - 艺考网 - 3404.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复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