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考场原文:2019上戏编导全国第三、戏文第七过关散文实录!

[复制链接]
来源:   牛哥编导 2019-6-30 14:45:15 [显示全部楼层]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字体:
2019-05-24牛哥编导

每年我们的公众号都会推出“考场原文”模块,我们会邀请在艺考中取得优异成绩的同学,根据其回忆将考场写的文章尽可能还原出来,提供给学弟学妹们参考学习。


但是需要事先声明的是,艺考考察的是学生的不可替代性,每一个考生都是独立的个体,每一篇文章也是独一无二的,因此各位切莫用来生搬硬套。不过好的文章之间总归是有共性优点的,我们需要做的就是从这些考场原文中提取有价值的知识,然后作用于自身的进步。


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2019年上戏戏文全国第七、广电编全国第三的初试过关散文实录。(上戏这两个专业的笔试是合二为一,统一算分的)


作为戏剧影视院校三驾马车之一,上戏在散文的淘汰率上一直不亚于中戏戏文,每年五、六千人报考,能留到复试的往往仅有200-300人,淘汰率高达百分之95以上。


当然,由于文章终究是复原版本,难以和考试时做到完全一样,不过达到百分之85以上问题是不大的。咱们还是按照老规矩,我会先让大家流畅看完全文,然后附上我的点评版本。




2019上戏戏文、广电编初试散文题目:《寂寞花开》



正文——



寂寞花开


2018年的第一缕秋风吹了过来,吹进了杭城一所孤零零立着的老房子里,房子的砖瓦上沾有十几年来积累的层层灰霾,在此刻被风吹得掉落了些。


19年前的一天,刚出生的我在这所房子里遇见了你,你是我的父亲,一个四肢壮硕的男人,单薄的衣物根本遮不住你手臂上的肌肉,皮肤还有些发黄,是长年累月在外奔波留下的印记,我和你生着一副一样的小眼睛。而奇怪的是,与我其他的家人不同,你看到我时不会乐呵呵地笑,你甚至不常叫我的名字,可却很喜欢把我举起来,让我坐在肩膀上带我到处转悠,虽然有的时候我会嫌弃你身上常带着的一股烟酒味和汗臭味,会时不时用手抓你的脸,可你却从来不会因为这件事生气,就这样,我在你的肩膀上度过了大半个童年。家中自带着一个院子,院中种满了各式的绿植,由你悉心培养长大,每到各个花种的花季便能绽放出一轮别样的缤纷。

 

“爸爸,有洋葱。”我在你的肩上指着说道。

“哈,傻小孩,那是水仙花。” 


后来我升上了高中,我终于慢慢地长大,尽管家里早就买了新房,但我和父亲依然习惯住在老房子里,而他的听力却因为病变而越来越差,他的驾照被吊销,每天只能骑着一辆电瓶车上下班。父亲的身形瘦削了不少脾气也愈加古怪,动不动就会发火,开始摔家里的东西,无论是我还是母亲都开始减少甚至拒绝和他交流。我想父亲的心里自然是清楚的,可奈何他却有苦说不出,心里压抑了不少苦闷,以至于我在那时候最常看见父亲的场景,是他一个人坐在没开灯的客厅的沙发上抽烟,一坐便是整整一宿。但尽管如此,我却依然觉得父亲是爱我的,他会因为我的无理取闹,在半夜起身给我去做一碗热腾腾的汤面,也会坐两个小时公交车来医院看望住院的我,可我却怎么也想不到,当父亲和母亲的离婚案开庭时,他会因为争夺财产权,而主动放弃对我的抚养权。我明明记得,当审判官询问我的意见时,我明确地提出了,要跟从我的父亲,但当判决书下来时,我只看见白纸黑字上写着,他对我的义务仅仅剩下了直到成年前,每个月供给的600元生活费了。那天晚上我在母亲家沉默了很久,600元的生活费,对于现今的物价,又能承担得了多少,更何况,那一年我离成年也只剩下了短短半年。


我暗暗下了决心,要从此跟你分道扬镳,于是,没过几天我就一人搬到学校附近居住,我删除了你的所有联系方式,我开始记恨你,突然觉得小时候记忆中的你,似乎从未真正地关心过我,你简直是我童年的梦魇,以至于后来仅600元的生活费你也未曾给过我,而你的臭脾气甚至毁坏了我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

 

“爸,我恨你!”

 

此后我在长达三年的时光里从未对父亲说过一句话,偶尔回那座老房子也只是为了见见我的爷爷奶奶,父亲在那几年里再婚又再离婚,听说是遇上了一个只贪恋钱财的女人,刚怀孕没多久就卷了一笔钱顾自己跑了。而我和父亲会在一张饭桌上吃饭,可饭局上的气氛却极其紧张,我们只是低着头吃自己的饭,对方似乎只是个空气。我不会喊他一声“爸爸”,而他也从不会抬头看我一眼。


2018年的秋天似乎来得格外地早,仅仅还是十月份,气温就一下子跌破了10度以下,与北方的冷不同,气温虽然不会特别低,但因空气中水蒸气作怪的缘故,寒气会显得有些湿冷,那是一种刺骨的寒冷。

 

那天我因为要补办身份证,回了老家一趟,老房子和小时候那个我印象中的房子不同了,墙壁各处都开始发黑,楼道里的灯昏暗了不少,院子由于没人打理的原因而荒芜了,整个都破败下来,那些植株上甚至结满了蜘蛛网,失去了原有的那一抹绿色。听爷爷说:“老房子再过几个月就要拆迁了,你下次回来,就估计再也看不到这所房子了。”在那一刻,我突然犯了下愣,却没多说什么话。而爷爷特意在我回来的这天举办了一场宴席,邀请了其他的亲戚来参加,说是宴席,也仅仅不过十来人,大家慢慢地聚集了,但有个位子却始终空缺着,我看了看到场的人,也猜到了那剩下的一个人。


终于,父亲回来了,门被打开,一股冷空气一下子灌进了屋子里,他穿着单薄的外套,而那根本抵挡不住骑车时迎面吹来的渐凉的秋风。父亲原本发黄的脸被冻得通红,和上一次见他相比他又突然多了几缕白发,脸上的胡渣明显有好长一段时间没刮,他一下子瘦了不少,原本壮硕的肌肉不在了,整个人却更像一座骨架。我好久没那么仔细地看过父亲,他的样貌我甚至有些陌生了,同样的,他说话的方式也变了不少,语气和善了许多,再也不是此前那样凶狠了,他笑着向大家道歉,说是工作有点忙,所以连为儿子办的宴席都迟到了。那一字一词我都很熟悉,是我印象中父亲小时候对我说话的方式,可尽管如此,我依旧不愿意开口叫他,在我看来,他还是那个不愿意支付我抚养费,甚至在离开母亲后又再娶的恶人。饭局上我与父亲依旧无话,他与其他人喝了不少酒,直到最后快要散场时,醉醺醺的他突然叫住了我,是啊,他时隔三年地又一次叫了我的乳名,父亲问我要了我的手机号,我勉强地给了他,便顾自己直直地离开了饭桌。


当天晚上,我收到了一个陌生账户的转账,金额五万元,留言道:“儿子,爸爸这些年来对不起你。”而我的心里却没好气地回复道:“这些年我和母亲受的苦,不是你这点钱可以弥补的。”那些冰冷的字眼刺进你的心里,我想你当时一定特别难受。


气温更低了,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最初的怨怼之情渐渐淡化下去,而那个账户却每个月都固定地给我转一笔钱,我也依稀地记得,立冬那天时的情景。我的支付宝账户收到了几条消息,是你发来的,视频里老房子开始动工拆迁,看到儿时曾在你肩膀上张望过的、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房间被一个个搬空,我的心里突然犯起一阵酸意,我反复看了那两个视频好几次,努力去寻找那些房子记忆中的样子。随后,你又说道“这两天天气凉,多穿点”“11月17号开始,爸爸要一个人住新房子了。”我又收到了一笔转账。

 

2018年立冬,一所承载着我多年记忆的老房子轰然倒下,也在这个冬天,我叫了你一声久违了许多年的“老爸”。


我知道,你还是爱我的,只是年龄和生理的原因成了我们彼此之间交流的鸿沟。我记得你,我恨过你,但我也在挂念你。


新房子里灯光明亮,被你收拾得一尘不染,偌大的房子里有三个卧室,却只有一个形单影只的身影在此居住。而你依旧坚持移植了几株原先院子中的水仙花到阳台上,每天都坚持呵护,也只有那水仙花同你作伴。秋天,正是水仙花开的季节,从酷暑到寒冬,从土壤到泡沫箱,被搬运的除了那一抹芬芳之外,还有那你我相处多年的记忆。

 

我只希望,今年的冬天可以稍微暖和一些,能让你忘记这些年来遭受冷雨打萍的往事,怀着子女的爱和花香慢慢地老去。



点评版本——


《寂寞花开》


2018年的第一缕秋风吹了过来,吹进了杭城一所孤零零立着的老房子里,房子的砖瓦上沾有十几年来积累的层层灰霾,在此刻被风吹得掉落了些。(1)

 

(1)散文的开头介绍背景是没有问题的,但是需要注意的是方式,最好是用具体的“动态事件“介绍而不是干巴巴地描写。很多学生介绍文章背景的方法是有问题的,比如说:在我xx岁那年,母亲改嫁了、家里拆迁了、我单相思一个女孩等等。这样的开头方式不是说不可以,但是缺乏画面感,给观众的震撼力是不够的。这篇文章中写道“房子的砖瓦上沾有十几年来积累的层层灰霾,在此刻被风吹得掉落了些”,尽管句子很短,但是却用一个完整而富有动态的事件把散文中的环境背景生动地交待出来,要比常规方式好上许多。

 

19年前的一天,刚出生的我在这所房子里遇见了你,你是我的父亲,一个四肢壮硕的男人,单薄的衣物根本遮不住你手臂上的肌肉,皮肤还有些发黄,是长年累月在外奔波留下的印记,我和你生着一副一样的小眼睛。(2)而奇怪的是,与我其他的家人不同,你看到我时不会乐呵呵地笑,你甚至不常叫我的名字,可却很喜欢把我举起来,让我坐在肩膀上带我到处转悠,虽然有的时候我会嫌弃你身上常带着的一股烟酒味和汗臭味,会时不时用手抓你的脸,可你却从来不会因为这件事生气,就这样,我在你的肩膀上度过了大半个童年。家中自带着一个院子,院中种满了各式的绿植,由你悉心培养长大,每到各个花种的花季便能绽放出一轮别样的缤纷。


  “爸爸,有洋葱。”我在你的肩上指着说道。

  “哈,傻小孩,那是水仙花。”(3)

 

(2)散文在描述人物外貌的时候,千万不要累赘,把人物最显著的特征写出来即可,过于复杂的描述反而容易让人难以抓住重点记住你的人物。散文中还有一个常用的小技巧,就是在通过在文章前后描述外貌对比来抒发情感,这篇散文在后面就是这样处理的。

 

(3)这种充满真实感的文字在散文里是非常适合描写出来的。叙事散文中我们写主体事件的时候,尽量少站在旁观视角(也就是以你今天的角度去看待),而是还原当时的具体场景——人物当时做了什么说了什么,你就写什么,这样才能建立文字的真实感,而没有什么东西比真实的东西更能打动观众了。


后来我升上了高中,我终于慢慢地长大,尽管家里早就买了新房,但我和父亲依然习惯住在老房子里,而他的听力却因为病变而越来越差,他的驾照被吊销,每天只能骑着一辆电瓶车上下班。父亲的身形瘦削了不少脾气也愈加古怪,动不动就会发火,开始摔家里的东西,无论是我还是母亲都开始减少甚至拒绝和他交流。我想父亲的心里自然是清楚的,可奈何他却有苦说不出,心里压抑了不少苦闷,以至于我在那时候最常看见父亲的场景,是他一个人坐在没开灯的客厅的沙发上抽烟,一坐便是整整一宿。但尽管如此,我却依然觉得父亲是爱我的,他会因为我的无理取闹,在半夜起身给我去做一碗热腾腾的汤面,(4)也会坐两个小时公交车来医院看望住院的我,可我却怎么也想不到,当父亲和母亲的离婚案开庭时,他会因为争夺财产权,而主动放弃对我的抚养权。我明明记得,当审判官询问我的意见时,我明确地提出了,要跟从我的父亲,但当判决书下来时,我只看见白纸黑字上写着,他对我的义务仅仅剩下了直到成年前,每个月供给的600元生活费了。那天晚上我在母亲家沉默了很久,600元的生活费,对于现今的物价,又能承担得了多少,更何况,那一年我离成年也只剩下了短短半年。

 

(4)这段文字的感情成分是浓厚的,但是问题在于没有细节刻画,使得文章的感染力欠缺了一些。例如描写父亲抽烟这段,如果能有一个细节的画面描述会更加容易触动观众,如“烟雾缭绕在父亲的身边,我有些看不清他的脸,父亲对我而言竟是变得陌生起来。”再比如“煮汤面“这段,如果能加上这样的描写“每次我来到桌前,盛面的碗总是被一个遍布斑驳的小铁盆盖住,父亲怕面条冷了,总是用这小铁盆捂住碗口。每次掀开它,我总能看见翠绿的葱花均匀地洒在面条上,随后一股浓浓的、熟悉的香气扑鼻而来,我的镜片上便被镀上一层薄薄的雾。“


我暗暗下了决心,要从此跟你分道扬镳,于是,没过几天我就一人搬到学校附近居住,我删除了你的所有联系方式,我开始记恨你,突然觉得小时候记忆中的你,似乎从未真正地关心过我,你简直是我童年的梦魇,以至于后来仅600元的生活费你也未曾给过我,而你的臭脾气甚至毁坏了我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

 

“爸,我恨你!”

 

此后我在长达三年的时光里从未对父亲说过一句话,偶尔回那座老房子也只是为了见见我的爷爷奶奶,父亲在那几年里再婚又再离婚,听说是遇上了一个只贪恋钱财的女人,刚怀孕没多久就卷了一笔钱顾自己跑了。而我和父亲会在一张饭桌上吃饭,可饭局上的气氛却极其紧张,我们只是低着头吃自己的饭,对方似乎只是个空气。我不会喊他一声“爸爸”,而他也从不会抬头看我一眼。(5)

 

(5)这两段和前面“煮面“那段一样,同样是用背景描述代替事件交待了重要的情感转折。叙事散文对于关键的人物情感处理,应尽可能用具象的动态事件来表现。

 

2018年的秋天似乎来得格外地早,仅仅还是十月份,气温就一下子跌破了10度以下,与北方的冷不同,气温虽然不会特别低,但因空气中水蒸气作怪的缘故,寒气会显得有些湿冷,那是一种刺骨的寒冷。

 

那天我因为要补办身份证,回了老家一趟,老房子和小时候那个我印象中的房子不同了,墙壁各处都开始发黑,楼道里的灯昏暗了不少,院子由于没人打理的原因而荒芜了,整个都破败下来,那些植株上甚至结满了蜘蛛网,失去了原有的那一抹绿色。(6)听爷爷说:“老房子再过几个月就要拆迁了,你下次回来,就估计再也看不到这所房子了。”在那一刻,我突然犯了下愣,却没多说什么话。而爷爷特意在我回来的这天举办了一场宴席,邀请了其他的亲戚来参加,说是宴席,也仅仅不过十来人,大家慢慢地聚集了,但有个位子却始终空缺着,我看了看到场的人,也猜到了那剩下的一个人。

(6)通过描述环境对比来表达情感,也是散文常用的写法,这个技巧是非常容易掌握的,但是不要用得过于频繁,否则会让文章显得过于套路化而失去了真诚。

 

终于,父亲回来了,门被打开,一股冷空气一下子灌进了屋子里,他穿着单薄的外套,而那根本抵挡不住骑车时迎面吹来的渐凉的秋风。父亲原本发黄的脸被冻得通红,和上一次见他相比他又突然多了几缕白发,脸上的胡渣明显有好长一段时间没刮,他一下子瘦了不少,原本壮硕的肌肉不在了,整个人却更像一座骨架。(7)我好久没那么仔细地看过父亲,他的样貌我甚至有些陌生了,同样的,他说话的方式也变了不少,语气和善了许多,再也不是此前那样凶狠了,他笑着向大家道歉,说是工作有点忙,所以连为儿子办的宴席都迟到了。那一字一词我都很熟悉,是我印象中父亲小时候对我说话的方式,(8)可尽管如此,我依旧不愿意开口叫他,在我看来,他还是那个不愿意支付我抚养费,甚至在离开母亲后又再娶的恶人。饭局上我与父亲依旧无话,他与其他人喝了不少酒,直到最后快要散场时,醉醺醺的他突然叫住了我,是啊,他时隔三年地又一次叫了我的乳名,父亲问我要了我的手机号,我勉强地给了他,便顾自己直直地离开了饭桌。(9)

 

(7)这里就是我前面提到的通过描述外貌对比表达作者情感的方式,注意作者在这里的细节刻画还是很不错的。


(8)”对比描写“不一定是指描述对象在不同时间、环境下呈现出的不同状态,也可以是同样的描述对象出现在不同环境、时间下。后者同样可以抒发强烈的作者感情。


(9)这里同样缺乏有力的细节刻画。

 

当天晚上,我收到了一个陌生账户的转账,金额五万元,留言道:“儿子,爸爸这些年来对不起你。”而我的心里却没好气地回复道:“这些年我和母亲受的苦,不是你这点钱可以弥补的。”那些冰冷的字眼刺进你的心里,我想你当时一定特别难受。(10)


(10)这里作者用的是直接的心理描写,如果能换成具体的场景描述会更好,如“发出信息后,我迅速关了屏幕,过了一会又打开,然后再次关掉......周而复始,只不过父亲再也没有回话。”

 

气温更低了,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最初的怨怼之情渐渐淡化下去,而那个账户却每个月都固定地给我转一笔钱,我也依稀地记得,立冬那天时的情景。我的支付宝账户收到了几条消息,是你发来的,视频里老房子开始动工拆迁,看到儿时曾在你肩膀上张望过的、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房间被一个个搬空,我的心里突然犯起一阵酸意,我反复看了那两个视频好几次,努力去寻找那些房子记忆中的样子。随后,你又说道“这两天天气凉,多穿点”“11月17号开始,爸爸要一个人住新房子了。”我又收到了一笔转账。

 

2018年立冬,一所承载着我多年记忆的老房子轰然倒下,也在这个冬天,我叫了你一声久违了许多年的“老爸”。(11)

 

(11)在什么样的场景,什么样的情形下做的这件事情?作为全文中最重要的情感转折点,如果能把具体事件写出来,给观众的情感震撼无疑会强太多。

  

我知道,你还是爱我的,只是年龄和生理的原因成了我们彼此之间交流的鸿沟。我记得你,我恨过你,但我也在挂念你。(12)

 

情感来到高潮时,这样的感受升华是不错的。但是切记叙事散文中的升华不能乱用,一定要建立在事件铺垫足够的基础上。(12)

 

新房子里灯光明亮,被你收拾得一尘不染,偌大的房子里有三个卧室,却只有一个形单影只的身影在此居住。而你依旧坚持移植了几株原先院子中的水仙花到阳台上,每天都坚持呵护,也只有那水仙花同你作伴。秋天,正是水仙花开的季节,从酷暑到寒冬,从土壤到泡沫箱,被搬运的除了那一抹芬芳之外,还有那你我相处多年的记忆。

 

我只希望,今年的冬天可以稍微暖和一些,能让你忘记这些年来遭受冷雨打萍的往事,怀着子女的爱和花香慢慢地老去。(13)


上戏老师是比较喜欢这种细腻的感受性文字的。(13)





总结:

 

这篇文章在情感处理和事件的选择上是不错的,但是美中不足的地方在于一些段落的细节刻画不够细腻,这就导致了文章画面感略为欠缺,情感高潮也不够尽兴,当然这可能和该名考生在还原这篇文章时对于一些细节的记忆模糊所致。需要特别提到的是,这篇散文在“扣题”的处理上是不错的,作者将“寂寞花开”理解为一个人在孤独与挫折之下对另一个人感情的坚持,这样的理解是可取的,也确实在文章中体现了出来,不过倒不是简单通过“养花”这个事,而是指父亲在孤单之下对儿子多年来持久不变的父爱。


此外,严格意义来说,这篇散文并不属于一篇标准的“上戏应试散文”。我们印象中的上戏散文往往以优美的文字、细腻的感受闻名于世。(需要注意的是,很多学生觉得上戏老师喜欢华丽的辞藻,其实并不能单单从字面上去理解这层意思。实际上,上戏老师并非要求你的文笔多么浮华,他们需要的更多是一种能够体现出独到细腻感受的文字形式,具体可看下面截图中的例子)但是凡事并非绝对,艺术本身包容性是很强的,如果你本身就是喜欢这样的文字,那么在上戏的考试中更应该好好发扬光大。但如果不是,切莫东施效颦,好好把自己的风格发扬光大即可,只要是金子,你总会发光的。





考场原文:2019上戏编导全国第三、戏文第七过关散文实录! - 艺考网 - 3475.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复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