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2014中戏戏教过关散文原文

[复制链接]
来源:   牛哥编导 2019-6-30 22:05:33 [显示全部楼层]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字体:
2019-06-30牛哥编导

先说一下,该名考生是我三年前的考生,她报考的是戏剧教育专业,那年戏教刚刚创办,只招收20个人,复试考文常和散文。我带了很多年的学生,手上有很多学生写的优秀考场散文,但是为什么唯独先把这篇文章拿出来给大家呈现呢?

 

很简单,因为她文常只考了1分。是的你没听错,这名考生只做了一道文常题,却单独靠散文便杀进了三试,这简直让人匪夷所思。

 

话不多说,咱们直接进入主题。文章是我让她考完不久后重写的,基本能还原考场真实水平。为了让大家能看到原汁原味的考场过关原文,我没有对这篇文章做任何修改,文章后面会有我的分析和评价。



2014年中戏戏剧教育复试散文题目:最难忘的一个人



正文:

最难忘的一个人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穷乡僻壤的村庄里,住着一位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世大魔王。像只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可人们每逢见到他都主动退避三舍,混世大魔王惊天地泣鬼神的威慑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他就是我的表弟,我最难忘的一个人,一个残疾的智障儿童。表弟的相貌丑陋不堪但却是我见过最可爱的孩子。一米四五的个子,大肉丸子般笨重的身躯,残疾的右手紧握着拳头,跑起路来却风驰电掣,脏兮兮的皮肤干燥得像即将开裂的土地,左眼严重歪斜,流着青色的鼻涕却还爱吃自己挖出的鼻屎,时常呲牙咧嘴不停的直流口水。他没有玩伴,只有敌人。

 

小时候的我是在农村长大的,爸爸妈妈去城里工作,留下我和我的表弟生活在一起。外婆是个任劳任怨的老人,时常左手牵着我,右手拉着表弟,后背还背着一竹筐香喷喷的食物。我们穿着硬邦邦的防水高帮胶鞋踏上脏乱不堪的池塘,池塘里都是发臭的烂泥巴和无数条嫩滑的肥蚯蚓。也不知是外婆上了年纪还是表弟力量威猛,每逢走到池子中央,表弟便伺机从外婆的右手里挣脱开来。还没来得及等外婆发现,只见这颗大肉丸子趴倒在黝黑的池子里。外婆刚开口吼了几句,表弟便做出气急败坏要吃人的动作,牙齿上还粘着发臭的烂泥。踏过池塘便是村里唯一的寺庙,据说这个寺庙里住的佛爷爷是万物之主,每逢初一十五村民们都会到这里烧香求平安。外婆如往常一样将竹筐里的贡品小心翼翼摆放在佛爷爷的面前,点好香紧闭双眼跪在中间开始念着一堆奇怪的经文。我双手合十睁大眼睛傻愣愣的盯着佛爷爷,外婆说如果再尿床就会被佛爷爷挖去双眼,我心里实在是害怕极了。然而神通广大的表弟果然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世大魔王,他总会乘着外婆念经文之际,向贡品伸出魔爪,随手抓住一块草莓味的夹心饼干往口袋里藏,还对着佛爷爷做出丑陋的鬼脸。这样的智障儿童实在是讨厌极了,他又丑又脏,每天吵吵闹闹,脑子还不正常!


回到家里,外婆按照老规矩,会将带回来的贡品分一半给我们姐弟俩。可由于表弟在佛爷爷面前偷吃了贡品,外婆为了惩罚他,少给了他一份最好吃的草莓味夹心饼干。我幸灾乐祸揣着自己的贡品往院子里跑,正坐在门槛上准备美滋滋的享受一番,刚咬上一口香脆的饼干,脑壳里忽然哐当一声,眼前黑了一大片,接着整个身体三百六十度大反转摔下门口的三个大台阶。正当眼前漆黑一片临近消失之际,却清晰可见表弟残疾的右手紧握拳头,飞快地跳下三个台阶,歪斜的左眼直愣愣地瞪着我嘴里的饼干,他就像只疯狗一样朝我扑了过来,一口咬住我的左眼,我的眼前彻底黑了,在漆黑的世界里我拼命的挣脱这只疯狗,直到听见外婆从远处传来的嘶吼声才结束了这场可怕的噩梦。在后来的十几天里,我一直都是忍着疼痛和纱布一起度过的。我恨死了这只疯狗,他简直是我生命中的克星,我真希望他永远消失在我的世界里。

 

有一天放学回到院子里就听见表弟号啕大哭的声音,我惊奇又兴奋地跑到现场看热闹,原来是表弟把隔壁邻居家鸡笼里的鸡都放跑了,还把人家鱼缸里的水放空了。真高兴他又闯祸了。这一上午表弟都在舅舅的棍子底下抽搐挣扎,他依旧紧握拳头,歪斜着左眼,整个身体蜷曲的躲在墙角的角落里。这一幕看得我真是大快人心,心里真是乐开花了,真希望他就这样被除掉,以后就不需要再跟他生活在一起了。可惜好景不长,真希望这样的日子快点过去。

 

幼儿园上体育课小朋友们都会分组结伴互相玩球,表弟是没有玩伴的,他被全幼儿园乃至全村子的人所憎恶,所有的家长都会告诉自己的孩子要远离这只疯狗。当初幼儿园并不愿意收留表弟,是外婆带了礼品求着院长才愿意让他呆在学校里耗时间的,哪怕他从不出现在课堂里。孩子们都嘲笑他是傻子,私底下会给他起绰号,大家还知道他的爸爸娶了好几个老婆,亲妈妈抛弃了他,爸爸总打他,只是外婆在养着他,但是表弟听不懂这些,在他的世界里只有攻击和零食,只有外婆,还有一个可以欺负的姐姐。而我也从不在同学面前承认他是我的表弟,也从不和他一起玩耍。每次玩球总有个一米六以上威武强壮的学前班哥哥找我麻烦,他总喜欢从中班的小女生手里抢走皮球,我第一次尝试着和他反抗到底,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他一手直呼呼吊着我的小辫子一把从我手中夺走了皮球。我忍不住哭了起来,嘴里不停喊着老师。就在所有人都看向我的时候,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眼前出现了一台木讷的机器人,右手紧握拳头,左眼歪斜着瞪大眼球,龇着牙直扑向这个学前班哥哥。所有人都惊讶地叫起来了,又矮又胖的表弟怎敢和高大威猛的哥哥公然抗争,但是大家都看笑话般的起哄,叫喊着让学前班哥哥打死他。而混世大魔王的称号可不是浪得虚名,只见表弟做出吃人的动作,双脚蹬住对方的脑袋,一口啃住对方的屁股,在对方无力反击之下疯狂地嘶咬着,只见学前班哥哥的牛仔裤被啃掉了一块布,露出白嫩的屁股,这个混世大魔王硬生生把对方啃出了血。

 

那是我第一次感觉到被保护,也是第一次和表弟一起放学回家,他的衣服在嘶咬的过程中被撕破了,在回家路上他流着口水冲着我笑,笑起来好丑,但那是我见过最天真的笑容。我深深的意识到其实他又闯祸了,这次他咬的是幼儿园院长的儿子,等待他的将会是一场不可阻挡的风暴。果然回到家中就看见舅舅手里握着上次那根暴打表弟的棍子,还没来得及等我们放下书包,表弟就被舅舅拖到跟前一顿狂揍,声声巨响,这个混世大魔王竭力嘶吼,墙角的角落已经躲不住舅舅手里的恶棍,他一瘸一拐爬到家里供奉佛像的小木桌底下跪地求饶,平日嚣张跋扈的他居然也会有向佛爷爷向舅舅投降的一天,右手紧握的拳头在此时显得格外苍白无力。此时我站在一边目睹着这一切,第一次感觉喉咙一阵酸酸的,原本清晰的画面渐渐模糊。

 

后来父母把我接到城里上学了,这一走就是六年。我时常会回忆起被那只疯狗嘶咬眼睛的噩梦,也时常浮现出表弟为我挺身而出的场面,还有他被打得跪地求饶的无助。

 

有一天我和妈妈一起回到乡下看望外婆,院子里的三个大台阶上多添了一扇陌生的褐色防盗铁门,还养了一条黑色的大狼狗。我上前敲了门,门上挂着斑驳的锈片,好像一使劲敲打这些锈片就会脆弱的往下掉。此时门被打开了,一个一米七左右的个子映入了我的眼帘,皮包着骨似竹竿的身躯,右手紧握着拳头,左眼歪斜着,脏兮兮的皮肤依旧像极了即将开裂的土地,唯一不同的是不再流口水了。“你是谁?”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我……是姐姐呀!“在秋日的阳光下,一个满脸尘土疲惫不堪的少年,身影单薄纤细,散发出纸人一样呆板的气息。

 

第二天吃完早饭,我来到了舅舅的房间,发现屋子里坐着一个素未谋面的年轻女人,手里抱着一个小婴儿,还有一个可爱的小妹妹在身旁堆着积木。表弟只身盘腿坐在他曾经被打躲过的角落里,灵活的左手伴随着残疾的右手,熟练的穿插着一根又一根的铁条,那是村里很苦的手工活,做完一根铁条需要五分钟,可挣得一毛钱。我喊表弟出来,他好像犹豫了一下,可还是出来了。我说我带了好吃的给他,他还是跟以前一样,会着急的伸出双手。我仔细的看着他每一根手指头上都有铁条划过的痕迹,指甲里夹杂着泥巴,残疾的右手大拇指还掉了一块皮,露出带着血珠的肉,连肉的纹路都清晰可见,看样子是刚掉的。我从书包里拿出一盒草莓味的夹心饼干给他,他跳了起来,好像记起我了,他冲着我傻笑,不再流口水了,那样的笑容还是那么的天真,多了一丝无助与凄凉。

 

这个时候院子里传出来狗死了,好像是夜里被人毒死的,发出一阵尸体腐烂的恶臭。家里没有人敢去处理它,生怕感染到自己。表弟右手紧握拳头,左眼歪斜着,像一阵风一样跑到了死去的狼狗面前,也不知道他懂不懂什么叫死亡。他一边抚摸着狼狗的头,一边转过头跟我说,阿傻平时都是我喂的,它和我一起吃饭,可它只吃大米和猪肉,不爱吃青菜,我就把我的都给它吃。说完他便起身,抓起阿傻的两只前腿,一个卖力的转身,这只又大又重的狼狗就趴在了表弟坚实的后背上。他背着阿傻一步又一步走出了院子,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纯粹得像一个即将展翅飞翔的天使,我的眼眶被狠狠的打湿了。

 

在那一瞬间,我深深意识到原来这些年我的离去才是对他最大的伤害。他彻底孤独了,彻底被抛弃了,在他的世界里,我是他的亲人,是他最安全的港湾,他的心里未曾遗忘过我,而我也从没忘记过他,他是我这一生最难忘的人,也是我最引以为傲的混世魔王。





牛哥点评:

 

我先说一下,很多考生拿到这个题目觉得简单爆了,然后开始写他们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等等……然后他们就跑题了。为什么?因为很多学生经常可以看见自己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他们根本不属于“难忘”的一类人群,所以对于他们而言这些人并不属于题目范围,而且自己也不可能写出感觉。所以各位同学在考试中一定要注意反复审题,不要犯低级错误噢!

 

最难忘的一个人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穷乡僻壤的村庄里,住着一位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世大魔王。像只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可人们每逢见到他都主动退避三舍,混世大魔王惊天地泣鬼神的威慑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牛哥点评:一个好的开头就成功了一半,特别是在考试中老师看这么多文章难免会有疲惫之感,因此如何一开头就抓住考官的注意力尤其重要。散文开头的方法有很多种,以后牛哥会和大家一一介绍。在这里她采用的是“悬念”法则,就是给一个悬念。在这里的悬念就是“混世大魔王”,他威力无穷,无恶不作,大家自然会好奇究竟是谁会有那么大能耐,并且产生看下去的冲动。)

 

他就是我的表弟,我最难忘的一个人,一个残疾的智障儿童。表弟的相貌丑陋不堪但却是我见过最可爱的孩子。一米四五的个子,大肉丸子般笨重的身躯,残疾的右手紧握着拳头,跑起路来却风驰电掣,脏兮兮的皮肤干燥得像即将开裂的土地,左眼严重歪斜,流着青色的鼻涕却还爱吃自己挖出的鼻屎,时常呲牙咧嘴不停的直流口水。他没有玩伴,只有敌人。(牛哥点评:她选择了一个很新颖的角度写这个题目——智障表弟,这使得她的文章立意比大部分的考生都要独到,这毫无疑问是个很聪明的选择。牛哥告诉大家,如果你们的生命中有这样的人,就尽量去写,因为这是属于你的独家宝藏,要好好利用起来。如果你实在没有这么奇葩的经历也没有关系,抓住生活中的敏感点,写出真情实感,也无妨。)

 

小时候的我是在农村长大的,爸爸妈妈去城里工作,留下我和我的表弟生活在一起。外婆是个任劳任怨的老人,时常左手牵着我,右手拉着表弟,后背还背着一竹筐香喷喷的食物。我们穿着硬邦邦的防水高帮胶鞋踏上脏乱不堪的池塘,池塘里都是发臭的烂泥巴和无数条嫩滑的肥蚯蚓。也不知是外婆上了年纪还是表弟力量威猛,每逢走到池子中央,表弟便伺机从外婆的右手里挣脱开来。还没来得及等外婆发现,只见这颗大肉丸子趴倒在黝黑的池子里。外婆刚开口吼了几句,表弟便做出气急败坏要吃人的动作,牙齿上还粘着发臭的烂泥。(细节运用)踏过池塘便是村里唯一的寺庙,据说这个寺庙里住的佛爷爷是万物之主,每逢初一十五村民们都会到这里烧香求平安。外婆如往常一样将竹筐里的贡品小心翼翼摆放在佛爷爷的面前,点好香紧闭双眼跪在中间开始念着一堆奇怪的经文。我双手合十睁大眼睛傻愣愣的盯着佛爷爷,外婆说如果再尿床就会被佛爷爷挖去双眼,我心里实在是害怕极了。然而神通广大的表弟果然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世大魔王,他总会乘着外婆念经文之际,向贡品伸出魔爪,随手抓住一块草莓味的夹心饼干往口袋里藏,还对着佛爷爷做出丑陋的鬼脸。这样的智障儿童实在是讨厌极了,他又丑又脏,每天吵吵闹闹,脑子还不正常!(牛哥点评:首先她描述事情画面感很强,而画面感是叙事散文的核心要素,你只有让别人能想象出动人的情景,你的文章才能触及到我们的心灵,不然会给人不切实际的感觉。人物性格一定是通过具体的事件表现出来的,而并不是光靠嘴皮子说出来的。其次她在这里直接引出自己的情感——她非常厌恶自己的表弟,这也为后面的情感变化埋下了伏笔。写人的散文一定需要起伏,为什么?观众只有对变化的东西才感兴趣。我举个例子,陈思诚原来和佟丽娅恩爱有加的时候,没人关心他们去哪里度蜜月,拍的婚纱照什么样。突然有人爆料陈思诚出轨了,所有人就炸锅了。我举的这个例子虽然很俗,但是说明了一个基本的道理,大家就是对“变化”的事物感兴趣,对不对?散文如此,故事也一样。艺术源于生活,但是高于生活。它的主要目的就是通过戏剧性的表达去传达出生活中的本质,给我们的精神带来食量。所以每一个想学散文的同学必须要学会让自己的内容“动”起来,不然文章就会如同一潭死水,了无生趣。)

 

回到家里,外婆按照老规矩,会将带回来的贡品分一半给我们姐弟俩。可由于表弟在佛爷爷面前偷吃了贡品,外婆为了惩罚他,少给了他一份最好吃的草莓味夹心饼干。我幸灾乐祸揣着自己的贡品往院子里跑,正坐在门槛上准备美滋滋的享受一番,刚咬上一口香脆的饼干,脑壳里忽然哐当一声,眼前黑了一大片,接着整个身体三百六十度大反转摔下门口的三个大台阶。正当眼前漆黑一片临近消失之际,(埋伏笔)却清晰可见表弟残疾的右手紧握拳头,飞快地跳下三个台阶,歪斜的左眼直愣愣地瞪着我嘴里的饼干,他就像只疯狗一样朝我扑了过来,一口咬住我的左眼,我的眼前彻底黑了(转折),在漆黑的世界里我拼命的挣脱这只疯狗,直到听见外婆从远处传来的嘶吼声才结束了这场可怕的噩梦。在后来的十几天里,我一直都是忍着疼痛和纱布一起度过的。我恨死了这只疯狗,他简直是我生命中的克星,我真希望他永远消失在我的世界里。(叙事散文强调人物互动,人物的情感变化一定是在互动中体现的,不可能说一个人演独角戏就能把这种情感起伏表达出来。此外,写文章的一个常用技巧就是赋予人物独特的某些元素,形成“重复印象”。比如在这里就是“表弟残疾的右手紧握拳头”,这样做的好处有很多。比如说加深观众对人物印象。你背单词一次可能记不住,背两到三次是不是记住了?我们对人物性格的判断也是如此。此外,当我们对人物的印象根深蒂固后,后面就可以利用“对比”来影响观众情绪,造成“物是人非”的情感体验。或者当你用其它元素形成对比时,通过这个反复出现的内容去建立观众和角色的联系感。比如说她在后面写到“表弟长大了,瘦成了个皮包骨,在昏黄的阳光下散发出薄纸一样的气息”——文章开头提到过表弟很胖,这说明长大后他的日子一定很不好过。我们已经从这样的对比中感觉到淡淡的忧伤,这时候再加上一句“右手紧握着拳头,左眼歪斜着,脏兮兮的皮肤依旧像极了即将开裂的土地”制造出和角色之间的亲密感,你是不是会感到自己最亲的人受到了伤害?情绪的渲染力是不是更强?)

 

有一天放学回到院子里就听见表弟号啕大哭的声音,我惊奇又兴奋地跑到现场看热闹,原来是表弟把隔壁邻居家鸡笼里的鸡都放跑了,还把人家鱼缸里的水放空了。真高兴他又闯祸了。这一上午表弟都在舅舅的棍子底下抽搐挣扎,他依旧紧握拳头,歪斜着左眼,整个身体蜷曲的躲在墙角的角落里。这一幕看得我真是大快人心,心里真是乐开花了,真希望他就这样被除掉,以后就不需要再跟他生活在一起了。可惜好景不长,真希望这样的日子快点过去。(拳头依然握紧)

 

幼儿园上体育课小朋友们都会分组结伴互相玩球,表弟是没有玩伴的,他被全幼儿园乃至全村子的人所憎恶,所有的家长都会告诉自己的孩子要远离这只疯狗。当初幼儿园并不愿意收留表弟,是外婆带了礼品求着院长才愿意让他呆在学校里耗时间的,哪怕他从不出现在课堂里。孩子们都嘲笑他是傻子,私底下会给他起绰号,大家还知道他的爸爸娶了好几个老婆,亲妈妈抛弃了他,爸爸总打他,只是外婆在养着他,但是表弟听不懂这些,在他的世界里只有攻击和零食,只有外婆,还有一个可以欺负的姐姐。而我也从不在同学面前承认他是我的表弟,也从不和他一起玩耍。每次玩球总有个一米六以上威武强壮的学前班哥哥找我麻烦,他总喜欢从中班的小女生手里抢走皮球,我第一次尝试着和他反抗到底,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他一手直呼呼吊着我的小辫子一把从我手中夺走了皮球。我忍不住哭了起来,嘴里不停喊着老师。就在所有人都看向我的时候,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眼前出现了一台木讷的机器人,右手紧握拳头,左眼歪斜着瞪大眼球,龇着牙直扑向这个学前班哥哥。所有人都惊讶地叫起来了,又矮又胖的表弟怎敢和高大威猛的哥哥公然抗争,但是大家都看笑话般的起哄,叫喊着让学前班哥哥打死他。而混世大魔王的称号可不是浪得虚名,只见表弟做出吃人的动作,双脚蹬住对方的脑袋,一口啃住对方的屁股,在对方无力反击之下疯狂地嘶咬着,只见学前班哥哥的牛仔裤被啃掉了一块布,露出白嫩的屁股,这个混世大魔王硬生生把对方啃出了血。(牛哥点评:这里的情感变化就出来了——从一开始的讨厌到接受。此外在文章中她用了很多写作技巧。比如“比喻”,把表弟形容为“一台木讷的机器人”。再比如“夸张”,在两人的争斗中“只见学前班哥哥的牛仔裤被啃掉了一块布,露出白嫩的屁股”。这都使得她的文章表述更加丰富活泼,增色不少。)

 

那是我第一次感觉到被保护,也是第一次和表弟一起放学回家,他的衣服在嘶咬的过程中被撕破了,在回家路上他流着口水冲着我笑,笑起来好丑,但那是我见过最天真的笑容。我深深的意识到其实他又闯祸了,这次他咬的是幼儿园院长的儿子,等待他的将会是一场不可阻挡的风暴。果然回到家中就看见舅舅手里握着上次那根暴打表弟的棍子,还没来得及等我们放下书包,表弟就被舅舅拖到跟前一顿狂揍,声声巨响,这个混世大魔王竭力嘶吼,墙角的角落已经躲不住舅舅手里的恶棍,他一瘸一拐爬到家里供奉佛像的小木桌底下跪地求饶,平日嚣张跋扈的他居然也会有向佛爷爷向舅舅投降的一天,右手紧握的拳头在此时显得格外苍白无力。此时我站在一边目睹着这一切,第一次感觉喉咙一阵酸酸的,原本清晰的画面渐渐模糊。(牛哥点评:这里用到“对比”技巧,文章开头提到表弟如何对神灵不敬,而这里写到“他一瘸一拐爬到家里供奉佛像的小木桌底下跪地求饶,平日嚣张跋扈的他居然也会有向佛爷爷向舅舅投降的一天,右手紧握的拳头在此时显得格外苍白无力”。观众就会立刻感觉到他很可怜,同情心泛滥不绝。为什么“对比”这么实用,很简单,人会对在同一件事的改变尤其留意,因为它颠覆了我们的固有印象。比如一个坏孩子,从来不上学。突然有一天因为喜欢班花认真听课了,是不是会给你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艺术家的技巧从来是源于我们生活的体验,并用自己的智慧合理运用在自己的作品当中。

 

后来父母把我接到城里上学了,这一走就是六年。我时常会回忆起被那只疯狗嘶咬眼睛的噩梦,也时常浮现出表弟为我挺身而出的场面,还有他被打得跪地求饶的无助。

 

有一天我和妈妈一起回到乡下看望外婆,院子里的三个大台阶上多添了一扇陌生的褐色防盗铁门,还养了一条黑色的大狼狗。我上前敲了门,门上挂着斑驳的锈片,好像一使劲敲打这些锈片就会脆弱的往下掉。此时门被打开了,一个一米七左右的个子映入了我的眼帘,皮包着骨似竹竿的身躯,右手紧握着拳头,左眼歪斜着,脏兮兮的皮肤依旧像极了即将开裂的土地,唯一不同的是不再流口水了。“你是谁?”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我……是姐姐呀!“在秋日的阳光下,一个满脸尘土疲惫不堪的少年,身影单薄纤细,散发出纸人一样呆板的气息。(牛哥点评:通过环境渲染气氛是叙事散文常用的技巧,文章中写到“多添了一扇陌生的褐色防盗铁门”、“门上挂着斑驳的锈片,好像一使劲敲打这些锈片就会脆弱的往下掉”这样的环境描述一定程度上能让我们和作者感同身受。)

 

第二天吃完早饭,我来到了舅舅的房间,发现屋子里坐着一个素未谋面的年轻女人,手里抱着一个小婴儿,还有一个可爱的小妹妹在身旁堆着积木。表弟只身盘腿坐在他曾经被打躲过的角落里(重复技巧),灵活的左手伴随着残疾的右手,熟练的穿插着一根又一根的铁条,那是村里很苦的手工活,做完一根铁条需要五分钟,可挣得一毛钱。我喊表弟出来,他好像犹豫了一下,可还是出来了。我说我带了好吃的给他,他还是跟以前一样,会着急的伸出双手。我仔细的看着他每一根手指头上都有铁条划过的痕迹,指甲里夹杂着泥巴,残疾的右手大拇指还掉了一块皮,露出带着血珠的肉,连肉的纹路都清晰可见,看样子是刚掉的。我从书包里拿出一盒草莓味的夹心饼干给他(重复技巧),他跳了起来,好像记起我了,他冲着我傻笑,不再流口水了,那样的笑容还是那么的天真,多了一丝无助与凄凉。(牛哥点评:首先这里又有情感变化,从前面的“不舍”到“心疼”。其次大家注意细节的运用——“我仔细的看着他每一根手指头上都有铁条划过的痕迹,指甲里夹杂着泥巴,残疾的右手大拇指还掉了一块皮,露出带着血珠的肉,连肉的纹路都清晰可见,看样子是刚掉的。”细节也就是文章中最小的组成单位,往往具有很强的抒情或者强调主题的作用。)

 

这个时候院子里传出来狗死了,好像是夜里被人毒死的,发出一阵尸体腐烂的恶臭。家里没有人敢去处理它,生怕感染到自己。表弟右手紧握拳头,左眼歪斜着,像一阵风一样跑到了死去的狼狗面前,也不知道他懂不懂什么叫死亡。他一边抚摸着狼狗的头,一边转过头跟我说,阿傻平时都是我喂的,它和我一起吃饭,可它只吃大米和猪肉,不爱吃青菜,我就把我的都给它吃。说完他便起身,抓起阿傻的两只前腿,一个卖力的转身,这只又大又重的狼狗就趴在了表弟坚实的后背上。他背着阿傻一步又一步走出了院子,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纯粹得像一个即将展翅飞翔的天使,我的眼眶被狠狠的打湿了。(牛哥点评:这段实际上是在用“狗”的离去来表现表弟的孤单,暗示这些年他生活的一种落魄无助。任何好的文章实际上都是旁敲侧击地去表现自己的观点,因为这样的文字因为能充分引发激发观众的想象力。电影中也是如此,比如《摔跤吧!爸爸》中爸爸是通过听到国歌得知自己的女儿为祖国拿到冠军,这一幕让许多观众感慨万千,如果直接按照正常方式进展剧情观众一定会觉得索然无趣——任何赤裸表达的事物都会被观众本能地觉得庸俗,因为他们想看到和生活不一样的东西。





在那一瞬间,我深深意识到原来这些年我的离去才是对他最大的伤害。他彻底孤独了,彻底被抛弃了,在他的世界里,我是他的亲人,是他最安全的港湾,他的心里未曾遗忘过我,而我也从没忘记过他,他是我这一生最难忘的人,也是我最引以为傲的混世魔王。(牛哥点评:结尾写得有点像故事,通过情节的反转给观众眼前一亮的感觉。这种方法在散文中也是完全可取的!)


 



总结:其实这篇文章没有什么辞藻华丽的句子,但是朴实无华的语言却传达出无以复加的真挚情感。实际上散文也并不需要多高的写作能力,更重要的是考生对生活的观察力和感受力。很多老师动不动就跟学生说练多了就能写好,其实完全是无稽之谈。方法是错的,训练再多也是白费时间。因此建议同学们一定要多看书,多去思考和借鉴优秀作家的写作思维,平时也要多留心生活中的细枝末节。方法找对了,成功自然也就不远了。

 

好了,这期的考场原文就到这里,下期我们再会!


想知道更多艺考诀窍、考场优秀原文、艺考资讯、艺考八卦趣事,可关注牛哥编导。让你每天进步一点!



2014中戏戏教过关散文原文 - 艺考网 - 3479.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复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