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考场原文:2017北电文学系全国前10过关故事实录!

[复制链接]
2019-07-02牛哥编导

艺考圈里绝大部分人都认同这么一句话:十个编导生,九个故事难。


而北电文学系剧作方向故事考试的难度更是首屈一指。


为什么这样说?


首先考的人多,而且质量不低,每年都有很多青年作家、网络写手、新概念作文获奖者报考北电文学系。不过,他们大部分都会被刷掉。(原因我会在后面说)


其次是形式难,让考生在三个小时内写出实打实的3000字故事,不带一点含糊。就算过了复试,如果分数不高,最后也难以取得理想的排名。(除非你三试开挂)


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17级一名学生的考场原文,该名学员最终取得了当年北电文学系剧作方向全国前十的好成绩。需要事先声明的是,艺考考察的是学生的不可替代性,每一个考生都是独立的个体,每一篇文章也是独一无二的,因此各位切莫用来生搬硬套。不过好的文章之间总归是有共性优点的,我们需要做的就是从这些考场原文中提取有价值的知识,然后作用于自身的进步。


这篇文章同样是我让她在考完不久后重写的,还原度基本能达到百分之百!咱们还是按照老规矩,我会先让大家流畅看完全文,然后附上我的点评版本。



2017北电文学系剧作方向复试题目:《怪物》(字数要求:3000)


正文——


怪物


我叫齐宣,今年17岁,我可能忘了说今年是3034年。


在我出生之前环境就已经开始急剧恶化,特别是空气,导致所有新出生的婴儿都会被强制装上一种鼻腔过滤器。3017年,在我出生的医院,在我出生后,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一个女人生下一个女孩,但这个新生儿的呼吸系统发生了变异,使她的鼻子异于常人。这个女孩叫梓潼,我在今年才认识她。


梓潼是我们班上的转学生,她和别人都不一样。虽然空气很糟糕,但我们都有安装鼻腔过滤器,使我们依旧光鲜亮丽。梓潼不同,她带着厚厚的大口罩,坐在教室的角落里,从来我们班开始她只说过一句话:“大家好,我叫梓潼。”照青春校园小说的套路,这样配置的女主角,一定会有一个男主角青睐她,我就是那个男主角。我和梓潼完全不同,我虽然打从心眼里看不上周围那群道貌岸然的同学们,但因为我总是一副好脾气笑眯眯的模样,所有的小群体对我都是十分的友好。两年下来我对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说是漠不关心,直到梓潼出现,我开始对梓潼的一切都都感到好奇。比如,她为什么会如此落后还带着口罩,为什么她会来我们这,为什么……更多的是梓潼拥有一双很干净的眼睛,只消一眼,就会陷进去。说实话我很是好奇脱下口罩的梓潼是什么模样,尽管表面上我还是一副不在乎的模样。


我身边总有一群吃饱了撑着没事干的人,每天的乐趣似乎只剩欺负梓潼了。平日里总是看着网络上那些流传千年的恶作剧,挑战着梓潼的极限。我一次都没有参与,也很少阻拦。我不想那群多嘴的人看出我对梓潼异样的感情,还有更多时候,她瞪着她那双漂亮的眼睛叫我欲罢不能。当然如果他们过分欺负梓潼,我也会悄悄的阻拦,我以为没人知道,但其实都叫她看在眼里。


某天上午,班里的混混头子一脸神秘的把我叫住,悄悄地问我今天下午放学愿不愿意加入他们,今天他们要搞个大动作,说是一定要看看梓潼口罩下的那张脸。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喊我入伙了,从前的我总是找不同的理由逃过去,可是这一次我犹豫了。“可以看见梓潼的脸……”我自己低声念叨着,仿佛在给自己打气。“怎么样,你想不想看?”混混头子翘着二郎腿,笑得一脸奸诈。我犹豫半晌,最终还是轻轻点了点头:“那好,我只是看看。”无所事事的班级小混混,一早就摸清了梓潼的作息:每天她总是走得最晚。


我终究还是临阵脱逃了。下午放学铃一响,我就拿上自己的东西躲到门口去,尽管受到他们颇多的鄙夷。我站在门边看着同学们一个个离开,看着这群流氓走了又折返,看着他们将梓潼堵在座位上。他们说着一些下流话,一个人擒住梓潼的手,另外两人则无视梓潼惊恐的目光,上去就将她的口罩扒拉下来。然后,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原本还凶神恶煞的小团体,突然都往外跑了,有个别甚至连东西都顾不上拿,嘴里喊着:“怪物!怪物!”他们甚至没有注意站在门边的我,一把就将我撞到。我哆嗦着站起来,看向教室里的梓潼,她低着头,扎好的马尾散开了,一点都看不清她的模样。我走上前,捡起她的口罩,轻轻在裤子上蹭了两下,递给梓潼。她抬头,眼睛里写着冷漠,这样也使我看清了她的脸。我盯着她那张和常人不一样的脸出神,说实话,我一点害怕的情绪都没有,直到她说:“这下你们满意了吧?”然后带上口罩,提上自己的东西头也不回的走了。我发呆的有些久,突然意识到什么,起身追了出去,可她已经不知道走出多远了。


我很明白事情远不会就这么轻易结束。


学校里开始流言四起,大家都在说,“梓潼是个怪物”甚至还有这样的话“不相信我说的,你可以去问齐宣啊,那天他也在。”这群搬弄是非的家伙,把梓潼作为饭后谈资,越来越多莫名其妙的人出现在我们班门口,梓潼也越来越沉默。我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了,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然后我最不想发生的事情,还是毫无征兆的发生了。


当我拦在梓潼面前的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还是可以争取争取的,我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这种关头还想着情情爱爱的事情。我看着还是熟悉的那群人,试图在看热闹的人群面前,撤下梓潼的口罩,我就不受控制地拦在她面前,不受控制地挥拳,所有的动作堪称一气呵成,叫他们愣足了两秒,然后我趴下的过程也是一气呵成的。倒下的瞬间,我看见梓潼的眼神有了变化,我还没来得及探究眼神的意味是什么,带着拳风和骂娘声的拳头,就狠狠地砸在我的鼻梁骨上。污浊的空气闯入我的鼻腔,我就失去了意识。后来啊,我一直在想,还好有这一拳,我才能和梓潼亲密无间。


我在医院里醒过来,周围都是消毒水的气味,如果不是带着呼吸机,我一定狠狠地打上几个喷嚏。我爸我妈,梓潼还有医生站在不远处用不低的声音交谈着。医生无非就是面色凝重地和我父母说着,鼻梁骨断了,暂时安装不了鼻腔过滤器,“这段时间还是让孩子带在医院吧。”我父亲还是那副恨铁不成钢的冷漠形象,我的母亲也只是知道哭。我悄悄叹了口气,不去学校也好,省的再看着梓潼被人欺负。只是……我看向梓潼,她低着头,好像在思考什么,我想着贪婪地多看几眼吧,之后有好多日子要瞧不见她了。


“医生。”梓潼抬起手,将自己的口罩拿掉,“或许我有办法。”医生眼里闪过一丝惊讶和恐慌,我的父母向后退了两步,我突然看不明白,梓潼她要做什么。医生听梓潼压低声音说完,叹了一口气,将她带去病房外面。墙上的钟不停地走着,我一直紧张兮兮地盯着门口,既期待又害怕。


当梓潼拿着一个可供双人使用的防毒面具,我这才明白她是想要当我的人肉过滤器。我倏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表示我并不赞同她这样做。梓潼看向我,转身向我的父母和医生请求,说是想单独劝劝我。我坐在病床上她将面具给我换上,用她一贯冷漠的声音告诉我,她从出生开始就被人叫做怪物,甚至连她父亲都一度想要扔掉她,她只能和母亲相依为命,只能将自己变得不爱说话,沉闷,将自己的和我们隔绝开来。来我们学校之前梓潼已经换过很多家学校,从来没有遇见一个友好的人。最后她站起身来,走到门边:“齐宣,就算你也觉得我是怪物,我也要帮你这一次。”


我呆愣了很久直到关门声响起,我才注意到梓潼她出去了。我想叫她回来,告诉她我从来没有觉得她是怪物.周围有的是披着人皮的怪物,他们长得人模人样。却从来不做人事。比如,那群把梓潼当笑话的混混,再比如把梓潼当动物园里的动物参观的围观群众。


第二天,梓潼早早地出现在病房里,一句话不说地将防毒面具扔给我,用她不耐烦的眼神催促我快点,上学要迟到了。我自然是飞快地整理好自己听话地将面具戴上,和她一起,走去学校。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她看向我,眼神里写着担心,她说:“要和我一起接受冷眼了。”


“谁是怪物还不一定呢。”我展露出了受伤后多日难见的笑容,可惜的是她并不能看见那天我隐藏在面具下的表情。说完我就拽着她的书包,急匆匆地往教室赶,“已经要迟了。”一阵风吹过,我清晰地记得那天经过消毒面具过滤后的一缕兰花香味,在这烟笼雾绕的空气中,是那么深刻、清晰。


的确,谁是怪物还不一定。


几十年后,空气的质量一降再降,适者生存的法则还是存在的,越来越多的新生儿开始和梓潼一样,一出生就自带空气过滤系统……

 

考生感想:我看见这个题目也是懵的,不过我当时第一次来到北京,恰好又遇到雾霾天,我就想要不写一个因为空气不好导致人变异的故事吧。这个创意也来自于我考前一直在看的一部漫画叫《自来水之污》,我直至今都觉得它的脑洞是真的厉害。




点评版本——


一拿到这个题目,很多学生首先想到的是生活中的一些怪人,于是考场上大量出现了讲述神经病、恋童癖、自闭症等特殊人群的故事。后来我的学生告诉我,她们老师开学的时候曾经说过,其实考官特别想看到一些讲述“绿巨人”或者“汉江怪物”这样的故事,最好再带一点青春爱情元素......可见北电文学系老师的其实对故事题材的要求是比较大胆的,他们鼓励学生积极创新,而不是拘谨于过于传统的题材认知。


好了,言归正传,编故事的第一步是破题,就是你拿到这个题目后的切入点是否新颖,这直接决定了你的起点分。这篇故事的切入点算还是比较新颖的,写的是一篇和“残疾人”谈恋爱的故事,背景限定在未来,同时带有一定的讽刺意味。(故事创新的三个层面:人物、背景、情节”。只要在任何一个层面是新颖的,这个故事一般而言就不会太俗。举个例子,韩剧《W我的两个世界》讲述的是一个穿越爱情故事,一个看起来俗得不能再俗的题材,人设也比较普通,但仅仅是因为把穿越的背景从古代或者未来换到了漫画这样的二次元空间中,便大获成功)。此外,这篇故事基本满足了故事所有需要的元素:人物欲望、冲突进展、人物塑造、反转、高潮等。而且逻辑合理,情节不拖泥带水,在一些文笔的处理上也是比较细致的。因此非常值得大家借鉴学习!


怪物


我叫齐宣,今年17岁,我可能忘了说今年是3034年。


在我出生之前环境就已经开始急剧恶化,特别是空气,导致所有新出生的婴儿都会被强制装上一种鼻腔过滤器。3017年,在我出生的医院,在我出生后,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一个女人生下一个女孩,但这个新生儿的呼吸系统发生了变异,使她的鼻子异于常人。这个女孩叫梓潼,我在今年才认识她。


梓潼是我们班上的转学生,她和别人都不一样。虽然空气很糟糕,但我们都有安装鼻腔过滤器,使我们依旧光鲜亮丽。梓潼不同,她带着厚厚的大口罩,坐在教室的角落里,从来我们班开始她只说过一句话:“大家好,我叫梓潼。”照青春校园小说的套路,这样配置的女主角,一定会有一个男主角青睐她,我就是那个男主角。我和梓潼完全不同,我虽然打从心眼里看不上周围那群道貌岸然的同学们,但因为我总是一副好脾气笑眯眯的模样,所有的小群体对我都是十分的友好。两年下来我对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说是漠不关心,直到梓潼出现,我开始对梓潼的一切都都感到好奇。比如,她为什么会如此落后还带着口罩,为什么她会来我们这,为什么……更多的是梓潼拥有一双很干净的眼睛,只消一眼,就会陷进去。说实话我很是好奇脱下口罩的梓潼是什么模样,尽管表面上我还是一副不在乎的模样。


点评:故事最难写的有两部分,第一部分是高潮部分的冲突处理,第二部分就是开头的处理。因为开头直接决定了观众是否有兴趣把你的故事看下去。在这里你只需要做到两件事:1.吸引观众,吸引观众,吸引观众。重要的事说三遍。尤其是考场故事,因为老师每天都会看很多脑残文,会变得非常没有耐心。建议各位写故事开头的时候试着把自己抽离出来,想象一下你如果是一个普通观众,会不会有想看下去的冲动。(想了解具体怎么做的考生,请出门左拐,进入“牛哥大讲堂”的故事课堂)2.你也可以简单交待人物背景,但是切忌啰嗦。3.人物性格和环境描写甚至可以不要,因为你完全可以在后面的情节中通过一些技巧呈现。牛哥见过很多考生,用写小说的方式写故事,对人物性格、背景环境进行大段刻画,实际上这些东西在故事中都是节奏杀手。故事和小说是完全两种不同的艺术形式,这也是前面提到为什么很多青年作家和网络写手会被中戏北电拒之门外的原因。观众看电影、戏剧的期待和小说是完全不同的。我们不会浪费太多的时间在舞台和荧幕上,不同的艺术形式都有适合并属于它的呈现方式。


我身边总有一群吃饱了撑着没事干的人,每天的乐趣似乎只剩欺负梓潼了。平日里总是看着网络上那些流传千年的恶作剧,挑战着梓潼的极限。我一次都没有参与,也很少阻拦。我不想那群多嘴的人看出我对梓潼异样的感情,还有更多时候,她瞪着她那双漂亮的眼睛叫我欲罢不能。当然如果他们过分欺负梓潼,我也会悄悄的阻拦,我以为没人知道,但其实都叫她看在眼里。


点评:故事中的人物不一定要可爱(就是一定要是好人或者英雄),但是必须移情。所谓移情,就是他内心的所思所想,必须是被我们所理解和接受的,他所追求的欲望,也是我们可以认可的。这篇故事中的主人公便做到了这一点,没有人会无缘无故英雄救美。人都是害怕孤独、害怕被群体排斥的。这篇故事中的女主角不被集体所容,男主角自然也会害怕替她出头后被大家歧视,这样的反映在观众看来才是真实的。写故事的时候我们最忌讳的就是想当然,给我们的人物加上很多莫名其妙的行为和动机。艺术家一定不是孤芳自赏的人,而是最了解观众的人。当然,这段美中不足的是,如果她能用一个带有冲突而且有趣的事件去呈现出人物的选择,那么会更加有趣。因为你们考的是戏剧影视类院校,在荧幕上我们最重要的是呈现,而不是解释。(你能想象你看着屏幕什么也不发生,只有大段旁白的情境么?)


某天上午,班里的混混头子一脸神秘的把我叫住,悄悄地问我今天下午放学愿不愿意加入他们,今天他们要搞个大动作,说是一定要看看梓潼口罩下的那张脸。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喊我入伙了,从前的我总是找不同的理由逃过去,可是这一次我犹豫了。“可以看见梓潼的脸……”我自己低声念叨着,仿佛在给自己打气。“怎么样,你想不想看?”混混头子翘着二郎腿,笑得一脸奸诈。我犹豫半晌,最终还是轻轻点了点头:“那好,我只是看看。”无所事事的班级小混混,一早就摸清了梓潼的作息:每天她总是走得最晚。


我终究还是临阵脱逃了。炸药1下午放学铃一响,我就拿上自己的东西躲到门口去,尽管受到他们颇多的鄙夷。我站在门边看着同学们一个个离开,看着这群流氓走了又折返,看着他们将梓潼堵在座位上。他们说着一些下流话,一个人擒住梓潼的手,另外两人则无视梓潼惊恐的目光,上去就将她的口罩扒拉下来。然后,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原本还凶神恶煞的小团体,突然都往外跑了,有个别甚至连东西都顾不上拿,嘴里喊着:“怪物!怪物!炸药2他们甚至没有注意站在门边的我,一把就将我撞到。我哆嗦着站起来,看向教室里的梓潼,她低着头,扎好的马尾散开了,一点都看不清她的模样。我走上前,捡起她的口罩,轻轻在裤子上蹭了两下,递给梓潼。她抬头,眼睛里写着冷漠,这样也使我看清了她的脸。我盯着她那张和常人不一样的脸出神,说实话,我一点害怕的情绪都没有炸药3,直到她说:“这下你们满意了吧?炸药4”然后带上口罩,提上自己的东西头也不回的走了。我发呆的有些久,突然意识到什么,起身追了出去,可她已经不知道走出多远了。


点评:


1.故事中正确呈现性格的方式是通过情节与结构,而不是解释。压力是关键,人物的真实性格一定是通过在冲突下的选择去揭示的。一个爱说真话的人,我们不能称他是诚实的人,但是如果一个人在面临生死存亡之际,依然敢于讲真话,我们才能说他是一个真正诚实的人。正因为如此,这段中男主角在冲突下的选择才使得我们对他“善良”、“痴情”这样的人物特质有了更为深刻的了解。


2.故事最重要的是炸开观众的期待,我在这段中用“炸药”标出作者每一个撬开观众的期待点。


我很明白事情远不会就这么轻易结束。


学校里开始流言四起,大家都在说,“梓潼是个怪物”甚至还有这样的话“不相信我说的,你可以去问齐宣啊,那天他也在。”这群搬弄是非的家伙,把梓潼作为饭后谈资,越来越多莫名其妙的人出现在我们班门口,梓潼也越来越沉默。我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了,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然后我最不想发生的事情,还是毫无征兆的发生了。


当我拦在梓潼面前的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还是可以争取争取的,我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这种关头还想着情情爱爱的事情。我看着还是熟悉的那群人,试图在看热闹的人群面前,撤下梓潼的口罩,我就不受控制地拦在她面前,不受控制地挥拳,所有的动作堪称一气呵成,叫他们愣足了两秒,然后我趴下的过程也是一气呵成的。倒下的瞬间,我看见梓潼的眼神有了变化,我还没来得及探究眼神的意味是什么,带着拳风和骂娘声的拳头,就狠狠地砸在我的鼻梁骨上。污浊的空气闯入我的鼻腔,我就失去了意识。后来啊,我一直在想,还好有这一拳,我才能和梓潼亲密无间。


点评:这里的关键是危机升级。冲突的进展是如何进行的?为什么有些人写故事写着写着就绵软无趣,灵感尽失了?原因在于,他们并没有处理好故事中冲突事件的升级——故事中的冲突必须循序渐进,人物在后期的冲突必须是大于在前面所经历的,否则故事越到后面就会越索然无趣。如果说男主角在前面遇到的冲突只是一些简单的心理活动和误会的话,那么在这里,他不惜受到巨大的伤害也要维护自己的欲望,这便是比前面更为升级的一种冲突性是。


我在医院里醒过来,周围都是消毒水的气味,如果不是带着呼吸机,我一定狠狠地打上几个喷嚏。我爸我妈,梓潼还有医生站在不远处用不低的声音交谈着。医生无非就是面色凝重地和我父母说着,鼻梁骨断了,暂时安装不了鼻腔过滤器,“这段时间还是让孩子带在医院吧。”我父亲还是那副恨铁不成钢的冷漠形象,我的母亲也只是知道哭。我悄悄叹了口气,不去学校也好,省的再看着梓潼被人欺负。只是……我看向梓潼,她低着头,好像在思考什么,我想着贪婪地多看几眼吧,之后有好多日子要瞧不见她了。


“医生。”梓潼抬起手,将自己的口罩拿掉,“或许我有办法。”医生眼里闪过一丝惊讶和恐慌,我的父母向后退了两步,我突然看不明白,梓潼她要做什么。医生听梓潼压低声音说完,叹了一口气,将她带去病房外面。墙上的钟不停地走着,我一直紧张兮兮地盯着门口,既期待又害怕。


当梓潼拿着一个可供双人使用的防毒面具,我这才明白她是想要当我的人肉过滤器。我倏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表示我并不赞同她这样做。梓潼看向我,转身向我的父母和医生请求,说是想单独劝劝我。我坐在病床上她将面具给我换上,用她一贯冷漠的声音告诉我,她从出生开始就被人叫做怪物,甚至连她父亲都一度想要扔掉她,她只能和母亲相依为命,只能将自己变得不爱说话,沉闷,将自己的和我们隔绝开来。来我们学校之前梓潼已经换过很多家学校,从来没有遇见一个友好的人。最后她站起身来,走到门边:“齐宣,就算你也觉得我是怪物,我也要帮你这一次。


点评:这段中“幕后故事”的运用是关键。梓潼告诉齐宣自己的往事,直接推动了二人关系的进展。在写故事的时候,我们对于人物的理解并不一定只能局限在当下,试着给他们加上更多时间维度的刻画,有时候也能推动剧情发展,并且让观众进一步挖掘角色的深层性格。


我呆愣了很久直到关门声响起,我才注意到梓潼她出去了。我想叫她回来,告诉她我从来没有觉得她是怪物。周围有的是披着人皮的怪物,他们长得人模人样。却从来不做人事。比如,那群把梓潼当笑话的混混,再比如把梓潼当动物园里的动物参观的围观群众。


点评:故事中的“终极冲突”是指“危险与机会”,也就是在故事的高潮,人物为实现自己的欲望,必须做出一个终极的决定,为什么称之为“终极”?是因为这个决定必须是让人物牺牲对于他而言最重要的东西,这个选择必须具备两善取其一或者两恶取其轻的特质。(比如女儿和妈妈都掉水里救谁的问题)在这段中,男主角便做出了这样的选择,他不在乎被所有人当成异类,接受了梓潼的帮助,这便是一个两难之境。


第二天,梓潼早早地出现在病房里,一句话不说地将防毒面具扔给我,用她不耐烦的眼神催促我快点,上学要迟到了。我自然是飞快地整理好自己听话地将面具戴上,和她一起,走去学校。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她看向我,眼神里写着担心,她说:“要和我一起接受冷眼了。


“谁是怪物还不一定呢。”我展露出了受伤后多日难见的笑容,可惜的是她并不能看见那天我隐藏在面具下的表情。说完我就拽着她的书包,急匆匆地往教室赶,“已经要迟了。”一阵风吹过,我清晰地记得那天经过消毒面具过滤后的一缕兰花香味,在这烟笼雾绕的空气中,是那么深刻、清晰。


点评:故事的高潮是人物为实现欲望所做的最后的一个强有力的行为。具体要做的事情在这里我难以一并交待,这里先说两个最基本的——故事弧光与人物弧光的不可逆转的改变。在这段中,齐宣从一开始在意别人的看法而畏惧不前,变成了能为自己心爱的人牺牲自我的人,他的内心本质完成了根本性的改变。而从故事弧光而言,两个人也从一开始的矛盾到最终有情人终成眷属,完成了情节本质的转变。


的确,谁是怪物还不一定。


几十年后,空气的质量一降再降,适者生存的法则还是存在的,越来越多的新生儿开始和梓潼一样,一出生就自带空气过滤系统……

 

点评:结尾的一个技巧——把故事高潮衍生的结果制造为社会影响,从而升华故事意义。在《摔跤吧爸爸》中,结尾便交待了因为主角们的努力,印度无数的女孩开始学习摔跤,从而摆脱传统礼教的束缚。


好,今天的考场原文就到这里,咱们下期再会!





考场原文:2017北电文学系全国前10过关故事实录! - 艺考网 - 3480.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艺考助手APP
关注微信公众号,第一时间获取艺考资料与学习资讯!
回复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