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齐越节稿件《采蒲台的苇》

[复制链接]
来源:   admin 2019-8-21 15:04:21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字体:
游客,开通VIP会员查看文章内音频、视频内容

  我到了白洋淀,第一个印象,是水养活了苇草,人们依靠苇草生活。这里到处是苇,人和苇结合的那么紧。人好像寄生在苇里的鸟儿,整天不停地在苇里穿来穿去。

  这些苇啊,因为性质的软硬,坚固和脆弱,各有各的用途。其中大白皮和大头栽因为色白、高大,多用来织小花边的炕席;正草因为有骨性,则多用来铺房、填房碱;白毛子有漂亮的外表,却只能当柴烧;假皮可以织成篮子去捉鱼。

  我来的早,淀里的凌还没有完全融化。苇子的根还埋在冰冷的泥里,看不见大苇形成的海。我走在淀边上,想象假如是五月,那会是苇的世界。

  在村子里是一垛垛打下来的苇,它们柔顺的在妇女们的手里翻动。

  这片苇塘啊,它不只是一种风景,它充满了火药的气息,和无数英雄的血液的记忆。远处的炮声还不断传来,民的创伤并没有完全平复。如果单纯是苇,如果单纯是好看,那就不成为冀中的名胜了。

  这里的英雄事迹很多。每一片苇塘,都有英雄的传说。敌人的炮火,曾经摧残它们,它们无数次被火烧光,人民的血液保持了它们的清白。

  一次,在采蒲台,十几个干部和全村男女被敌人包围,那是冬天,人们被围在冰上,面对着等待收割的大苇塘。

  敌人要搜查,干部们有的带着枪,认为是最后战斗流血的时候到来了。妇女们却偷偷地把怀里的孩子递过去,告诉他们把枪插在孩子的裤档里。搜查的时候,干部们又顺手把孩子递给女人.....12个女人不约而同地这样做了。仇恨是一个,爱是一个,智慧是一个!

  枪掩护过去了,闯过了一关。这时,一个四十多岁的人,从苇塘打苇回来,被敌人捉住。敌人问他:“你是八路?”“不是!”“你村里有干部?”“没有!”“八嘎!”敌人砍断他半边脖子,又问:“你的八路!”他歪着头,血流在胸膛上,说:“不是!”“你村的八路大大的有!”“没有!”

  妇女们忍不住,她们一起沙着嗓子喊:“没有!没有!”

  他被敌人杀死了,他倒在了冰上,他的血冻结了,血是坚定的,死是刚强的!

  他的血冻结了,血是坚定的,死是刚强的!

  “没有!”

  “没有!”

  这声音将永远响在苇塘附近,永远响在白洋淀人民的耳朵旁边,甚至应该一代代传给我们的子孙。永远记住这两句简短而有力的话吧!

  “没有”

  “没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复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