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齐越节稿件︱《心在树上,你摘就是》

[复制链接]
来源:   admin 2019-8-21 15:33:47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字体:

家宝公:

  来信收到。

  曹公曹公!你的书法照麻衣神相看,气势雄强,间架缜密,且肯定是个长寿的老头,所以你还应该工作。别去理那些琐碎人情、小敲小打吧!你应该像萧伯纳,像伏尔泰那样,到老还那么精确,那么不饶点滴,不饶自己。

  在纽约,我在阿瑟•米勒家住过几天。我跟他上排练场,去看他边拍边改剧本。我们坐在米勒自己做的木凳、饭桌边吃饭。我感觉他全身心的细胞都在活跃。所以他的戏不管成败,都充满生命力。你说怪不怪,那时我想到你,挂念你,如果写成台词,那就是:“我们也有个曹禺!”但我的潜台词却是,你多么需要他那点草莽精神。

  你是我极尊敬的前辈,所以我对你要严!我不喜欢你解放后的戏,一个也不喜欢。你心不在戏里,你失去伟大的灵通宝玉,你为势位所误!从一个海洋萎缩为一条小溪流,你泥溷在不情愿的艺术创作中。命题不巩固、不缜密,演释、分析得也不透彻。过去数不尽的精妙的休止符、节拍、冷热、快慢的安排,那一箩一筐的隽语,都消失了。

  谁也不说不好。总是“高!”“好!”。莎翁在《麦克白》里说:“醒来啊麦克白,把沉睡赶走!”

  你知道,我爱祖国,所以爱你。你是我那一时代现实极了的高山,我不对你说老实话,就不配你给与我的友谊。艾侣霞有两句诗,诗曰:“心在树上,你摘就是!”

  信,快写完了,回头一看,好像在毁谤你,有点不安了。放两天,想想看该不该寄上给你。

晚 黄永玉 谨上三月二十日

  我还想到,有一天为你的新作设计舞台。永玉,又及

  我还想贡献给你一些杂七杂八的故事,看能不能弄出点什么来!永玉,又及

 

 

永玉大师:

  收到你的信。

  我反复地看,唤出我的妻女一同看,一块儿惊奇上天会毫无预感地给了我这样丰满、美好、深挚、诚厚的感情。

  我的确没有想到,你会写给我这样一封长信。你指责我近三十余年的空洞,“泥溷在不情愿的艺术创作中”。这句话射中了我的要害,我浪费了成熟的中年,到了今日这个年纪,才开始明白。你叫我:“醒来啊,把沉睡赶走!”

  我一定!但我仍在矇眬半醒中,心里又很清楚我迷了路。但愿迷途未远吧!

  永玉,你是一个突出的朋友,我们相慕甚久,但真见面谈心,不过两次。我能得你这般坦率、真诚的言语是我的幸福。

  你说我需要阿瑟•密勒的草莽精神,你说得对。我时常觉得我顾虑太多,又难抛去,这已成了痼习。但是如果不下决心改变,所谓自小溪再汇为沧海是不可能的。

  不过,有你在身旁经常提醒我,我将如你所说“不饶点滴,不饶自己”。

  你的作品,世间有多少人在颂扬,用各种语言来赞美,但真使我惊服的,是你经过多少年来的磨难与世俗的试探,你保持下你的纯朴与直率。

  你的长信已经一页一页端正地放在我的照相簿里。我现在可以随时翻。在我疲乏时,在我偶尔失去信心时,我将在你的信里看见了**辣的词句,它将促我拿起笔再写下去。在我想入歪道,又进入魔道,“为势位所误”时,我将清醒再写下去!

  感谢你,我的朋友。

曹禺

一九八三年四月二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艺考助手APP
关注微信公众号,第一时间获取艺考资料与学习资讯!
回复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