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2020即兴评述:外卖平台佣金大战

餐企外卖佣金大战,职能部门别当看客




  左手是几百万外卖小哥及其家庭的生计,右手是几百万商户和更多家庭的希望,如今餐饮业与外卖平台却上演了上下游反目的“剧情”。近日广东省餐协、四川南充市火锅协会等相继发声,集体呼吁降低外卖佣金,甚至不惜采取**等方式。对此美团昨天回应,称其每单外卖利润平均不到2毛钱,疫情期间已按不低于3%至5%的比例相应返还外卖佣金,并覆盖了60万商户。饿了么口碑则表示,已推出的各项帮扶措施使得逾30万商家得以降低外卖佣金。(北京日报4月14日)

  一边是外卖平台佣金已达20%左右,几乎耗尽餐企现在的所有利润点,被迫挣扎在生死的边缘,不得不对外卖平台的佣金高比率“下手”死磕;另一边则是国内相关外卖平台去年刚刚达到盈亏平衡点,每单利润甚至低至0.2元,有的还仍处于亏损经营状态,确实也很不容易。

  表面来看,关于外卖平台所谓的高佣金和“二选一”垄断经营等,的确是引发此次国内大规模餐协、餐企与外卖平台争议的焦点和直接原因,需要引起相关方面的高度重视,也需要相关方面快速行动进行科学的直接处理,尽快纷定止争。但是,有关方面也需深刻认识到,引发此次巨大争议的更深层原因,恐怕不止于此。

  众所周知,此次引发餐协餐企对外卖平台不满的,直接原因是外卖平台抽取的餐企外卖佣金比高,且还在“任性”自由上涨,但餐企没有议价权,只有被动接受以至于达到承受极限,但引发这一问题的根因,却在于外卖平台较长时间以来违反《反垄断法》《电子商务法》等规定的“二选一”垄断经营模式,使得餐企实质上根本没有更好选择、还手和招架之力。而这,则凸显的是相关执法的不力。反过来讲,执法不力造成的行业畸形发展,无疑是此次争议爆发的主要根源之一。

  再深一层看,面对外卖平台的20%左右佣金抽成,很多餐企已不堪重负,这也与目前大部分餐企的整体盈利能力不足也是密不可分的。一方面,在疫情面前,虽然各级各地组织了强有力的各行各业复工复产,但到目前位置,餐饮行业的复工复产水平还是有限,进而整体盈利能力有限,因此面对外卖平台的现有抽成比例感到压力难担。

  另一方面,这也进一步深层说明,在不同行业促进复工复产的问题上,尤其是针对餐饮业、外卖平台等的复工复产上,相关方面的深度扶持力度还是存在不足或不及时的地方。道理很简单,特殊情况下如果我们各地的餐饮业、外卖平台等复工复产扶植措施得当,帮扶力度足够,如减免税收足够,优惠措施到位,复工餐企能够有更多的盈利支付能力,外卖平台有足够条件和能力减少或不涨餐企外卖佣金,此次的外卖平台与多地餐企餐协的争议也许就不会出现,至少不会像目前这样的剧烈和强力死掐。

  概而言之,针对此次多地餐协餐企与外卖平台关于佣金等争议,地方政府、市场监管等有关方面既要敏锐看到直接的原因,也要深刻看到背后存在的长期执法不到位、疫情下复工复产不充分、帮扶措施不到位等更多问题,并进一步采取综合深度措施,如强力执法、进一步促进充分复工复产、增大行业税费减免等加以破解。否则,相关方面对此只是简单当作看客,或只是肤浅的就反映问题处理问题,此次矛盾即便一时平息,也会很快变着法的以其他方式出现,甚至更猛烈损失更大。

来源:东方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说点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