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自备稿件 |《原来母亲也会老》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女生:《原来母亲也会老》


  短发、中等个儿;衣着朴素、干净;说话言简意赅、实在;起得早、睡得晚,这,便是母亲。
  正如村里人所说,你母亲啊,永远那么年轻,不知疲倦,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是吗?我一直高兴地以为乡亲们这句话是真的,母亲真的永远年轻,永远活力四射,浑身有使不完的劲。然而今年回去,却发现,母亲的两鬓布满了白发,且身体一日不如一日,隔三差五就得去趟医院。
  原来,母亲不会永远年轻,母亲也会老。
  在我回去的那些日子里,一有空闲,我便静静地凝视母亲。每一次,母亲的目光总是慌张地躲闪,似乎我会从她的眼神里挖走什么生活的不如意或者内心的愁。和她聊天,说话也是战战兢兢的,生怕说错一句话会让我不悦;且手还不时地抖着。
  我故意把一只开口的袜子寻出来让母亲缝补。母亲先是一怔,接着有些儿紧张地寻找针线包。从母亲的笑容里,可以看得出,她很高兴。而她,可能没有预料到我会让她替我缝补袜子。其实,母亲哪里知道,我是想寻找更多在母亲怀抱里的温暖,也让母亲重温一下年轻的幸福。
  母亲的眼睛有点儿不好使,明明对准的针孔,线却穿不过去,反复折腾了好几次。我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手忙脚乱的、额头明显有些汗渗出的母亲。那一刻,忽然很心疼。这,还是我的母亲吗?想当年,我哪怕破上十双袜子,母亲三下五除二,一会儿便会缝好。而今,她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看来,母亲真的老了!
  我想吃老家可口的搅团饭,母亲说,想吃了我给你做。其实,做搅团饭很费力,把面倒进开水锅里后得用擀面杖一圈一圈地搅匀。要不然,做出来的搅团饭有生糊糊。恰巧,邻居的阿婆过来取东西,她看见母亲在做搅团,一个劲数落我。你看你这娃娃,外面啥好吃的没有,你非得吃个搅团饭,你不知道做搅团很费劲吗?再说,你母亲一直有病,咋能这样折腾呢?我看着母亲,内心有几分不忍,看着母亲满头大汗地在锅台上忙活。我本想告诉阿婆一些什么,但我什么也没有说,我想,做儿子的,怎么会真的让母亲累着呢?倒是母亲,一个劲地说:“不累,不累,孩子回来就几天,想吃啥我就给做么。”
  搅团做好了,里面有很多生糊糊,味儿也大不如前。母亲一边往我的碗里夹菜,一边埋怨自己,老了,不中用了,连个搅团饭也做不好。我没敢抬头,怕眼神告诉敏感的母亲一些什么。便低头边吃边说,妈,香得很,我就喜欢吃这样的家常便饭,再给我盛一碗。母亲舒了一口气,起身向厨房走去,她的身子,明显儿有些蹒跚……
  母亲老了,再也不能麻利地帮我拍打满身风尘;母亲老了,再也扛不动锄头和铁锨下地去干农活;母亲老了,再也背不动孙女满村子乱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说点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