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自备稿件 |《千年的衩头凤》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女生:《千年的衩头凤》

  寂寞春山,咽泪装欢,在千年的爱恨轮回里,唐婉孱弱的身影在低声钦泣。
  泣着沈园的满地狼籍,泣成了千年的泪痕红浥,却泣不尽流浪了万年相思的病魂支离!
  落寞了千年,晓风未干,泪痕也未残,苦了思念,寂了红颜,那梦中沈园,又是否有人念她西风独自寒?
  曾经,生离十年后,不期而遇;如今,死别千年后,无缘再遇。
  那朝朝暮暮的雨,送走了无数个黄昏零落成土。
  不尽的风雨过后,那路尽隐香处,是不是还能绽放一枝独秀的幸福?
  也许,一切的一切早就已经远去,又或许,在曾经的几年离索里就已经逝去,只是自己一直在千年的阑珊里眷恋着遥远的幸福。
  独倚斜栏,无奈西风去又还;东风恶尽西风粘,一怀愁绪重重山。
  只是,纵然看尽了重重山,却依然是无人共与婵娟!
  满城春色宫墙柳,深了又深;泪痕红浥鲛绡透,流了又流。
  只是,那宫墙柳,深尽了只剩下凋零,那鲛绡透,流尽了却只剩下飘零!
  又有谁知道,在这千年的岁月中,沈园的某个角落里,究竟是多了无尽的美丽,还是无尽的寂寞?
  也许,谁都不知道,只是她一个人泪流了千年,默默地承受着。
  青梅竹马,早已是昨日星辰;相敬如宾,早已成明日黄花!“执手相看泪眼”之后,是十年的病魂萧索,是千年的离魄寥落!
  “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人间万事消磨尽,只有清香似旧时”!
  十年心事,红粉已成灰,陆郎,你都还记得吗?
  或许,辗转了多年,还能记得,也就够了吧。
  又或许,这是她们唯一能做的事情吧!
  错错错,难难难,那一首钗头凤,怅寂了千年之后,是不是还能涅磐成不朽的幸福?
  爱到深处,悲欢喜怒,皆成幸福!
  或许,那一只凤凰,千年之后,依然不会涅磐,只是飞翔着不尽的祝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说点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