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自备稿件 |《曾经的蓝颜知己》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叙事:《曾经的蓝颜知己》
  我和他认识在公交车上。那天是周日,我乘公交车返校。在一趟不太拥挤的车上,我坐在了他的旁边。开始的时候,我看都没看他一眼。
  “你是学生吗?”我没理他。“你这是要回学校吧?”我心想,这个人还真烦。可我要是总也不理他,是否显得我太高傲了。我懒懒地说:“是,我是学生,我是要回学校。”“我叫刘伟超,姓刘的刘,伟大的伟,超人的超,很高兴认识你!”我说:“你,怎么随随便便跟女生说话,你以前都这样吗?”“不是,我只是觉得你象个好人。我只是想认识你而已。”
  我这才仔细地打量了他一番。他是个军人,长得一般般。凭我一向很准的第六感,我断定,他不是个坏人。不就是聊天吗?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你当兵几年了?”这回是我先开口。“四年多,到这个月末就该退伍了。”“你呢,在上大学吗?”“是啊,我还得再上两年。”
  “我的一个朋友让我请吃饭,说实话,我还没钱呢。我真不想去。”“呵呵,原来是去请客,你真是好悲惨哪。”“你是到终点站下车吗?”“对,你也是吧。”
  “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不用了吧,以后见不见得着还不一定呢。”
  “好吧,那我把我的电话告诉你,有事了或者心烦的时候就给我打电话。”他掏了掏口袋,没带笔。“你有笔吗?”我从包里拿出一枝给他。他在他吃饭的“围裙”上写下了他的姓名和电话。从看到他那“围裙”我就觉得好笑,只不过是吃顿饭,还至于带个“围裙”吗?尤其是一个大男人。最后,他把写着电话的围裙送给了我。
  一会,终点站到了,他有点不舍,说:“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呀。”我笑笑,什么都没说。
  两个星期过去了,看着那个电话,我心想,打还是不打呢?只考虑了三分钟,我就决定,打。我要看看那小子有没有骗我,说不定那个电话是个空号呢。
  “喂,是刘伟超吗?还记不记得我?”“哈哈,是啊是啊,我正是刘伟超,终于等到你电话了,我还怕你不打呢。”“你现在在哪里?”“我已经回保定了,我爸正给我找工作呢。我可能要到公安局上班!”“不错呀!小子!”
  就这样,我们经常打电话聊天,越聊越觉得,我果真没有看走眼。他,是个好人。可我并不喜欢他,我把他当成了一个普通朋友。
  元旦的那天早晨,我刚刚起床,他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元旦快乐!”我感到很吃惊,也对他说:“你也一样哦,元旦快乐!”“我已经来公安局上班了,这是我的新号码你记一下。”我说:“好的,好的。”就这样,我知道了他们单位的电话。
  我时不时的也给他打个电话,因为我很郁闷。每次往他们单位打的时候,他们都要唏唏嘘嘘,“你是石家庄的吧。稍等啊。”“刘伟超,石家庄的电话!”明摆着是误会了我和他的关系。
  那一天,他又跟我联系了。“前两天,我们正在抓赌。可有意思啦。没收的赌资都被我们平分了!嘻嘻。你最近好吗?”“不好。”他听出了我的不一样,说:“到底怎么了?”我都快哭了,我说:“一毛钱,他不理我。他明明就是喜欢我的,可他就是不理我。我怎么办?”我一边讲一边哭,到最后,话没说完,电话就挂断了。不一会儿,他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只说了一句话:“下周六,我去看你。”没等我说话,他就挂掉了。
  很快就到了周六,大早晨的,他给我打电话:“我在二六零门口等你。”我打理了一下,就去赴他的约。在医院门口,我看到了他和一个挺帅气的男孩。他俩手中都拿着孔雀毛。我一到,他就举起来说:“送给你!”我说了声:“谢谢!”然后,我们就到了火车站玩。”他说要教我打台球,我没那个兴致。他又说玩电动吧,我还是觉得没劲。他知道我心情不好,却不知道怎样安慰我。
  他说:“一毛钱是个怎样的人?”“我说,个子高高的、胖胖的,象小熊维尼。”“有多高?”“一米八四吧。”“那肯定是很威猛的那种。”我不置可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说点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