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自备稿件 |《森林的墓地》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小众:《森林的墓地》
  作者:普里什文

  人们砍了一片树木去做柴禾,不知为什么没有全部运走,一堆一堆地留在这里那里。有些地方的柴堆,已经完全消失在繁生着宽大而鲜绿的叶子的小白杨树丛中或茂密的云杉树丛中了。
  熟悉森林生活的人,对于这种采伐迹地很感兴趣。森林是一部天书,而采伐迹地是书中打开的一页。生长着的松树被砍掉以后,阳光便照射进来,野草欣然茁长,又密又高,使得松树和云杉的种子不能发育成长。大耳的小杨树居然把野草战胜了,不顾一切地长得蓊蓊郁郁。待它们征服了野草,喜欢阴湿的小云杉树却又在它们下面成长起来,而且竟超过了它们,于是,云杉便照例更替松树。不过,这个采伐迹地上的是混合的森林,而最主要的,这里有一片片泥泞的苔藓——自从树林砍伐以后,那苔藓十分得意,生气勃勃哩。
  就在这个采伐迹地上,现在可以看到森林的丰富多彩的全部生活:这里有结着天蓝色和红色果实的苔藓,有的苔藓是红的,有的是绿的,有像小星星一般的,也有大朵的,还有稀疏的点点的白地衣,并且夹有血红的越橘,还有矮矮的丛林……各处老树桩旁边,幼嫩的松树、云杉和白桦被树桩的暗黑的底色衬托出来,在阳光下显得耀眼生花。生活的蓬勃交替给人以愉快的希望。黑色的树桩,这些原先高入云霄的树木的**的坟墓,丝毫也不显得凄凉,哪里像人类墓地上的情景。
  树木的死法各不相同。譬如白桦树,它是从内部腐烂的,你还一直把它的白树皮当做一棵树,其实里面早已是一堆朽物了。这种海绵似的木质,蓄满了水分,非常沉重:如果把这样的树推一下,一不小心,树梢倒下来,会打伤人,甚至砸死人。你常常可以看到白桦树桩,如同一个花球:树皮依然是白的,树脂很多,还不曾腐烂,仿佛是一个白衬领,而当中的朽木上,却长满了花朵和新的小树苗。至于云杉和松树,死了以后,都先像脱衣服一般把全身树皮一截一截脱掉,形成堆儿归在树下。然后树梢坠落,树枝也断了,最后连树桩都要烂掉。
  如果有心细察锦毯一般的大地,无论哪个树桩的废墟都显得那么美丽如画,不亚于富丽堂皇的宫廷和宝塔的废墟。数不尽的花儿、蘑菇和蕨草匆匆地来弥补一度高大的树木的消殒。但是最先还是那大树在紧挨树桩的边上长出一棵小树来。鲜绿的、星斗一般的、带有密密麻麻褐色小锤子的苔藓,急着去掩盖那从前曾把整棵树木支撑起来、现在却一截截横陈在地下的光秃的朽木;在那片苔藓上,常常有又大又红、犹如碟子的蘑菇。而浅绿的蕨草、红色的草莓、越橘和淡蓝的黑莓,把废墟团团围了起来。酸果的藤蔓也是常见的,它们不知为什么老要爬过树桩去;你看那长着小巧的叶儿的细藤上,挂了好些红艳艳的果子,给树桩的废墟平添了许多诗情画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说点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