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自备稿件 |《大漠·春色》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大漠·春色》

  阳春三月,风吹到塔克拉玛干就变了脸色。土黄色的风沙,奔跑如马,衣袂飘飘,摩挲着大漠戈壁的脸。 
  风沙,和田绿洲最豪情的标记。始于春。 
  春来了,风沙跟着来了,大漠开始播绿了。昆仑山下,塔克拉玛干大漠边缘,百万人沐着风沙,插青植绿,奏响铿锵乐章,敲击着大漠门扉。一片片绿荫在大漠肌肤扎了根。   
  人进沙退,和田人擂响的战鼓,连绵不绝,在大漠分外激越。与大漠相依,人被磨砺得异常坚韧。   
   一声鸟鸣,唤醒了绿洲晨梦。村庄舒展开双臂。农人伸出阳光的手,侍弄果树、麦田。果树扎起了羊角辫,麦田站直了小蛮腰;农家肥强健土地筋骨,雪山水舒展麦田绿装。村庄向着大漠,绽开又一个笑脸。 
  面朝大漠,春暖花开。鲜花、翠柳,在绿洲人家芬芳、摇曳。风沙吹过,村庄的眼睛,眯成一条缝,探望勃勃生机。
  大漠之春,舒展筋骨,豪情挥洒,无须好酒,人自醉。醉倒在大漠绿洲,醉倒在奔放的阳光里。
  艺考培训推荐播音主持自备稿件:《大漠·春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说点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