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自备稿件 |《囚歌》

自备稿件 |《囚歌》
  故事背景
  抗战相持阶段,国共两党摩擦越来越大,军事冲突时有发生。新四军在南方发展壮大,**更视之为眼中钉肉中刺。为顾全大局,1941年1月4日夜晚,新四军军部和皖南部队9000余人由泾县云岭地区出发,经江苏南部向长江以北转移。5日,部队行至茂林地区时,遭到顾祝同以新四军“违抗中央移防命令,偷袭围攻国军第40师”为理由,无预警地将新四军军队包围和袭击。双方火线冲突进行了七天七夜,新四军因兵力薄弱陷于绝境。全军约9000人,除约2000人突围外,大部被俘、失散或阵亡。 史称“皖南事变”。
  第一幕
  叶挺为解除全军的困境, 根据中共东南局副书记饶漱石的意见,致书上官云相,表示愿往上官总部协商,下山但被**无理扣留。**高层为争取叶挺,不断派人劝降。
  时间:1941年1月
  地点:安徽宁国 第32集团军司令部
  人物:
  叶挺:字希夷,北伐名将,八一南昌起义总指挥,新四军军长
  上官云相:字纪青,时任**第32集团军司令长官,皖南事变的全权指挥官
  顾祝同:字墨三,时任**第三战区司令长官
  顾祝同、上官云相、叶挺均是保定六期同学
  众**高层将领
  士兵
  顾祝同与上官云相等**高层司令部设宴,叶挺被一排**士兵领上前。
  上官云相(伸手):“希夷兄大驾光临,弟在此迎候多时。”
  叶挺无视上官,径直入内,就坐。
  顾祝同:“知道希夷兄不喜奢华,我特地备了些家乡小菜,为兄接风。不成敬意。”
  叶挺不理睬。
  上官云相:“今天权当是你我同学聚会,弟我先敬兄一杯。”
  叶挺先于上官拿起酒杯,独自斟酒。
  上官云相(微笑)“希夷此刻心情,我也理解,但胜败乃兵家常事。我们在座的谁没打过败战?”
  顾祝同(微笑):“就是就是,希夷不必介怀。”
  叶挺:“谁说不是呢?我记得上官将军刚发迹的时候,没少走麦城。可是,那时候可没人请你吃饭呵。(顿了顿)你们总司令自保定军校毕业后,追随军阀孙传芳。十年不到便官拜师座,可谓年轻有为。1927年被北伐军打得溃不成军。还做了俘虏。不过这小子聪明,在押解途中跑了,捡回一条小命。次年孙传芳垮台,他又投靠了蒋委员长,如今围剿新四军有功,说不定会升任战区司令长官。”
  上官云相及一众**将领面面相觑。
  顾祝同(笑):“希夷兄,息怒息怒。这次冲突完全是因为新四军副军长项英不服从蒋委员长命令,于军纪军令不顾,违抗中央移防命令,还偷袭围攻国军第40师。我等自卫反击,实属无奈。”
  叶挺(正视):“新四军不是国军吗?新四军不是抗日武装吗?你们把皖南惨案责任转嫁到项英身上,转嫁到共产党身上。真是卑鄙无耻!”
  顾祝同:“共产党有什么好?希夷兄虽然贵为新四军军长,但是新四军一切事物都由项英说了算,这已成公开的秘密。项英三番五次地与兄作对,各种排挤,使兄难堪,以致三年五辞军长,两度负气出走。我们深感不值。兄何不发表声明,到国军中任职。以兄之才,必担重任。”
  叶挺(厉声):“声明我早就写好了,上官云相作为集团军司令,同室操戈,背信弃义,调集七个师八万重兵围剿奉命北移的新四军。我新四军被迫自卫,除两千人突围,大部分壮烈牺牲,其余被俘。作为新四军军长,我现在表示强烈的谴责!”
  上官云相(不悦):“希夷兄乃北伐名将,军事奇才。拳拳报国之心,无人不晓。如今日寇侵华,急需将才。兄即可率国军奔赴华北前线,成为一番伟业。委座对兄重视无以复加。战区司令长官,上将军衔得之易如反掌。”
  叶挺:“道不同,不与为伍,我的追求只有真理与光明。我是新四军军长,我必须对新四军负责,你们关押我可以,但必须释放新四军被俘官兵。”
  顾祝同(面露不悦):“叶挺,你怎么还执迷不悟,做事就不考虑后果?”
  叶挺(站起身):“我叶挺头可断血可流,志不可夺!”
  顾祝同(大惊失色):“你…”
  第二幕
  叶挺被俘后关押在江西上饶,囚室既黑暗,又潮湿,冰凉的地上,铺着几把发霉的稻草,上面尽是臭虫和跳蚤,让他受尽了折磨。入狱后开始蓄发,发誓不获自由,绝不理发、修面。
  时间:1941年3月
  地点:江西上饶集中营牢房
  人物:叶挺,新四军军长
  新四军战士甲
  战士乙
  赵凌波,原新四军司令部参谋处处长,被俘后叛变投敌
  **特务
  叶挺蓬头披发,面色憔悴。在牢房中来回踱步。**特务押解两名新四军战士上前,战士脸上身上鲜血淋漓,轻轻抽噎着。
  叶挺(焦急地):“他们对你们用刑了?”
  两战士哽咽点头。
  叶挺(怒斥特务):“他们还只是孩子啊!你们也下得去手!”
  **特务关上牢门,离去。
  叶挺(和蔼地):“快坐,到我这儿就不能掉眼泪了。要经受起生死的考验。”
  两战士点点头。
  叶挺:“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战士甲:“关了好多人,有受伤被俘的,有突围被抓的。身份全泄露了,**现在到处抓人提审。军长,项副军长与周参谋长牺牲了。”
  叶挺(难过):“唉!过去项副军长与我有矛盾,合作不好也不是他的错。但这次他执意孤行,完全按**顽军设计的陷阱走,不料铸成大错。”
  战士乙:“我在放风时看到第三纵队司令员张正坤,还有第一纵队赵凌波也被捕了。”
  叶挺:“赵凌波也被捕了,他没有出去?”
  战士甲(冷笑一声):“赵处长,他当上集中营战俘政治教官了,成天跟着**特工人员后面转,见到新四军被俘将士,他就做劝降工作。经常被人骂的狗血淋头,到处碰壁,灰不溜秋,他的日子也不好过!”
  叶挺(眉目凝重,怒):“没有脊梁骨的癞皮狗,新四军的脸面都被他丢尽了!我早就看出来他不是个好东西!”
  战士乙:“军长,您别生气,黄鸣把您的字画都弄丢了。他恨自己没用,经常打自己,说对不起军长。”
  叶挺(态度稍缓和):“这不能怪他,怪我自己,我把新四军几千人都弄丢了,几幅字画算什么,我对不起全军将士,让大家受委屈了。”起身做鞠躬状“我向大家赔罪。”
  战士甲乙(起立):“军长,我们永远跟随您!”
  三人齐拥在一起。片刻之后,叶挺独自在放风处抽着烟,**特务领赵凌波上前。
  **特务 :”叶军长,你的部下来看你了。”
  赵凌波:“军长,没想到我这辈子还能再见到您啊。“
  叶挺打量了赵一下,继续抽烟,烟雾氤氲。
  赵凌波(抹了一下鼻头):“军长,我是再三向他们抗议,他们才允许我来看您的。”
  叶挺(威严)问:“你怎么被捕的?”
  赵凌波(谄媚地):“我突围后,流血过多,就被抓了。他们对我用大刑,把我胳膊都被打断了。但我想到了您,想到了新四军牺牲的战友,我是宁死不屈啊!”
  叶挺:“我听说,被捕的同志身份都暴露了。”
  赵凌波(不自然):“是啊,我也很纳闷。指着远处的**特务,军长,他们连我是参谋处处长的身份都知道了,一定有内奸。”
  叶挺(哼):“没有家鬼,送不了家人。你说叛徒究竟是谁?”
  赵凌波(神色大变):“军长,您可千万别冤枉我啊,我要是做出了半点对不起新四军的事,我,我天诛地灭!”
  叶挺(怒斥):“无耻!你这个叛徒,丢我们新四军的脸!”
  打了赵一耳光,赵踉跄后退了几步,又上前去。
  赵凌波(哀嚎):“军长,我是冤枉的,他们叫我做战俘政治教官,我也是为了曲线救国啊。”
  叶挺:“蒋介石派顾祝同,上官云相来劝降,好歹也是我的对手,如今派你你这个没有脊梁骨的癞皮狗,在我面前摇尾巴,你算什么东西!给我滚!”
  操起烟斗就向赵凌波打去,赵凌波仓皇逃窜。
  第三幕
  皖南事变发生后,蒋介石下令撤销新四军番号。中共中央积极营救叶挺等新四军被俘人员,同时毛泽东任命陈毅为新四军代军长重建新四军。
  时间:1941年3月
  地点:陪都重庆,蒋介石官邸
  人物:
  蒋介石,名中正,字介石。**当政时期的党、政、军主要领导人
  陈诚,字辞修,时任军事委员会总政治部部长、湖北省主席,第六战区司令长官
  戴笠,字雨农,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局长
  蒋介石与其亲信陈诚,戴笠一并在官邸散步,商量应对皖南事变对策。
  戴笠:“这次第三战区可算是立了大功,消除了校长心头大患。校长可得好好奖励。”
  蒋介石:“不错,三战区相关人员我会通报表扬,嘉奖令稍后发出。”
  戴笠:“新四军身处江南富庶之地,靠近南京,上海。要钱有钱,要粮有粮,日益发展壮大。如今新四军已除,校长可安枕无忧。”
  蒋介石:“共产党一日不除,我一日不可安宁也。日本人终有一天是会失败的,但共产党根基扎深了,到时就麻烦了。所以我一直主张攘外必先安内。”
  戴笠:“校长真是良苦用心。现新四军已撤销番号,延安方面表示抗议,周恩来在努力争取民主党派和国际上的支持。请问校长如何处置叶挺?”
  蒋介石:“叶挺现在怎么样?”
  戴笠:“没有什么异常,就是不修发理面,要求公开审判。”
  蒋介石:“哦,那你的意见如何?”
  戴笠:“为除后患,秘密裁决最好。”
  蒋介石:“那辞修意见如何?”
  陈诚:“叶挺乃北伐名将,名声在外,倘若处决,舆论将对校长不利。何况校长惜才如命。学生吩咐顾祝同叫他发表声明,许以国军要职,但一一回绝,甚是顽固。”
  蒋介石:“叶挺是个将才,但太天真了。政治就是你死我活的游戏,只有利益和需要,与气节和人格无关。此人是块烫手的山芋,杀不得,也放不得。如能归顺,自然最好。长期关在顾祝同那儿也不是办法。”
  陈诚:“叶挺此前提出转押重庆,校长肯定不同意。但可以以转押重庆为名,先将他转移到桂林,完全与世隔绝,消磨他的意志,以观其效。”
  戴笠(叹服):“陈长官的主意就是好使,此乃万全之策。”
  蒋介石:“那就按辞修的意见办。杜月笙家里养了一只鹰,刚开始的时候,不吃不喝,很不驯服。他日夜看守,不让鹰睡觉,这样过了七天七夜,鹰最终驯服了,他告诉我这叫熬鹰,看谁熬得过谁。他叶挺不理发不修面,蓄胡明志,日子也不能过得太清净。等时机成熟了,把他转押到重庆来,我要亲自劝降他弃暗投明。”
  戴笠:“闻所未闻,校长英明。”
  陈诚:”恐怕叶挺不是那么好降服的。“
  蒋介石:“慷慨赴死易,从容守节难。平素打仗勇猛,敢于铤而走险,不算了不起。此刻身陷囹圄,度日如年,我看他叶挺也未能挺得过。”
  戴笠(谄媚):“无人能挺得过校长,小小叶挺自然不在话下。”
  第四幕
  半年多后,蒋介石认为叶挺尝够了苦头可能会被软化,下令押往重庆。叶挺先被送进“优待室”,后蒋介石当面劝他“悔过”,陈诚还许以战区副司令长官之职。叶挺断然拒绝,只要求释放被囚的新四军人员。蒋介石恼羞成怒,又把他关入“中美合作所”单独监禁。
  时间:1942年11月
  地点:重庆歌乐山红炉厂中美合作所
  人物:叶挺,新四军军长
  **特务军官甲
  军官乙
  叶挺在集中营里坐着读着报纸。两军官看守。
  叶挺:“好啊,日寇日子开始难过了。”
  军官甲(不解)问:“将军何出此言?”
  叶挺:“报纸上说日本人把征兵年限由十九岁改到了十七岁,他们陆军深陷中国战场,抽不开身。在中途岛日本海军与美军作战大败,主力**又损失过半,实力大损。”
  军官乙:“那真是好消息。”
  叶挺(遗憾):“可惜啊,我叶挺身陷牢狱,无法为国尽忠效力,反倒做了这六面碰壁居士!”
  军官乙:“将军多次将自己称为六面碰壁居士,这是何意?”
  叶挺:“你们知道三长两短吗?”
  军官甲:“不就是死的意思嘛?”
  叶挺:“棺材在入殓前只有三块长板,两块短板,一旦尸体入殓,最后的那块盖棺板一钉上,即盖棺论定。”
  军官乙:“那什么是六面碰壁居士?”
  叶挺:“人睡在棺材里,是夹在上下左右前后六块棺材板里,不是六面碰壁吗?(唉声)这里就是一**棺材!”
  军官甲(苦笑):“将军又是何苦,只要将军立即理发修面,发表声明,与叛军脱离关系。将军立即会获得自由,哪会在这里受苦呢?这里冬天阴暗潮湿,夏天闷热无比,我们都看着难受。”
  叶挺:“新四军是抗日队伍,不是叛军。倘若要我违背良心发表所谓的声明获得自由,我宁愿死也不干。就且做了这六面碰壁居士!”
  军官乙:“那将军有一天获得自由了,第一件事要什么呢?”
  叶挺:“我要第一时间申请加入共产党!我要去延安!”
  是日夜晚,风雨交加。叶挺久久不能寐,沉思许久,拿起毛笔,在牢房墙壁上奋笔疾书,做得《囚歌》一首。
  朗诵(深情)
  “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
  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
  一个声音高叫着:
  爬出来吧,给尔自由!
  我渴望自由,
  但我深深地知道——
  人的身躯怎能从狗洞子里爬出!
  我希望有一天,
  地下的烈火,
  将我连这活棺材一齐烧掉,
  我应该在烈火与热血中得到永生!”
  剧完
  艺考培训推荐播音主持自备稿件:《囚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说点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