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自备稿件 |《五月祭》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散文:《五月祭》

  我知道,五月除了石榴还有其他的花开,比如满园的异国花卉郁金香或者河边漫野的连翘,但是独自灿烂的,还是这火红,满园皆是,蝶在舞,蜂在呼朋唤友。
  如人,能够独自灿烂,这花事也是曾暗自伤神的。比如,前夜的风雨来后,清晨,满地的落花让人心痛。不忍心用扫把扫去的,又不忍心踩,终究自生自灭的成了花泥。
  或许,早迟,有人来过,说你我都懂的,这花事,花事荼蘼后的花泥。但是,问过:这懂的是表层还是内里。未与人言,又怎能先知?
  若连这灿烂的石榴到头来都是一场枯萎,不心痛是假的,所以葬花的人永远是痴,是自欺欺人,今日葬了,明日风又吹落,除非这花事杳无永不再开。而百花争妍的院落,亭台楼阁之外,永远要为这花事叹息。真成了一个泪的湖,然后在园中心点缀。所以,纵是千般的繁华,寂寞依然。
  这园原不如空山。此话,早有人言,今日说来,只不过是炒炒剩饭,新鲜劲全无。所以,忌口,掩嘴说:一切说不得,说不得就是说不得。
  然,即使不说,有的字句入眼了也就入心。记得的是触目惊心的“三月的天书都写错,竟无人知晓”这天书谁写,谁又知晓?她不知我也是不知的,一切都是个错,或者自以为是的错。然后分离,各走各的路,在下一个五月重逢。毕竟,分离时流了伤心的泪,成一粒永不消逝的泪珠,挂在了胸口,跨过孟婆桥,忘了摘取。
  来时,记得满月花开。在桃李芬芳的季节启程,然后穿过四月的裂帛,丝丝缕缕,她说,可以织一件征衣,作为五月远行的象征。真的?刚重逢,你我又要启程。相逢永远在彼此的路上,而开始就已经结束?
  不要悲伤的,谁也可以保证,悲伤不是与生俱来的宿命。不过,当那夜言:男女对于彼此是一种毒药,特别是当喜欢上爱上之后,这副毒药也就入骨了,若没有关公刮毒疗伤的勇气,那这毒永远去不了。如此,关公能有几个,如不是,浑身病入膏肓,抽去了悲伤,这生命只剩一层皮囊,活着、死着,都是颓唐的一地烂泥。
  反反复复是一场五月的花事。当有时,看花也懒,写字也懒,接下来,生命如流水无知无觉的逝去。如敢言:逝者如斯夫。说完,自嘲,然后笑,我之生命不歇,如这五月的花开,是幸,还终究是不幸?
  所以,当花落下,喜。五月之后,再没有花开,再没有心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说点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